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

来自反共维基

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内容来自1960年前后毛泽东和其他人一起阅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期间的批注和谈话。[1] 《谈话》包括对两本苏联著作的批判:斯大林1951年著作《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苏联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于1957年出版的官方出版物《政治经济学教科书》。

历史[编辑]

1958年11月9日,毛泽东给中央、省市自治区、地县领导写信,提倡他们读《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和马恩列斯《论共产主义社会》,将来有时间,还可以读《政治经济学教科书》。[2] 1959年12月10日至1960年2月9日,毛泽东组织读书小组,先后在杭州、上海和广州,采取边读边议的方法,通读苏联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编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修订第三版下册(人民出版社1959年版),读书小组成员有田家英胡绳邓力群陈伯达[3] 谈话由邓力群记录。[4] 邓力群和梅行整理完毛泽东谈话记录后,周恩来让胡绳编一选本,印发中央、地方各级。[1]

文化大革命前期各组织编的《毛泽东思想万岁》,有的收入了《谈话》内容,题为《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阅读笔记》等。1967年,《谈话》以《对苏联经济学的批评》(A Critique of Soviet Economics)为名在美国出版(翻译自某版本《毛泽东思想万岁》),[5] 1977年每月评论出版社再版。[6] 《谈话》被收入《毛泽东文集》第八卷,题为《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1995年,邓力群经六次系统整理,写成《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下册谈话记录稿》。199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以国史研究学习资料清样本的名义出版《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邓力群《记录稿》是这部文集的主要部分。2000年,国史学会出版《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简本)上下两册。[7]

内容[编辑]

毛尖锐批评了斯大林的经济学观点,认为苏联通过国家征收的农业集体化代表了一种“右倾”,用国家行为代替农民群众的基层行动。[5] 毛批评斯大林“过分强调了重工业的优先增长”。[8][9] 毛还谈论了人民民主和苏维埃民主之间的异同。[8]

毛强调:

毛还认为:

参考文献[编辑]

  1. 1.0 1.1 邓力群. 和毛泽东一起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 党的文献. 2011, (5): 27–30. 
  2. 霞飞. 毛泽东组织的一次特殊读书活动. 党史博采(纪实). 2011, (1): 4-8 [2018-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6). 
  3. 刘正妙. 《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研究 (博士论文). 湘潭大学: 1. 2012. 
  4. 胡绳. 毛泽东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有关回忆. 中共党史研究. 2002, (5): 8–10;51. ISSN 1003-3815. 
  5. 5.0 5.1 Gilbert Rozman, The Chinese Debate about Soviet Socialism, 1978-1985.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87; pg. 145.
  6. Mao Tse-tung, A Critique of Soviet Economics. Moss Roberts, trans. New York: Monthly Review Press, 1977 (157 pages).
  7. 7.0 7.1 7.2 毛泽东. 毛泽东读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批注和谈话(简本).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 2000. 
  8. 8.0 8.1 毛泽东. 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的谈话(节选). 毛泽东文集第八卷 (人民出版社). 1999 [2018-03-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8). 
  9. Rozman, The Chinese Debate about Soviet Socialism, pp. 145-146.

延伸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