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层政府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来自反共维基

深层政府(英语:deep state,又译为深国深国论深层集团暗黑帝国国中之国阴森国度暗势力[1]),指非经民选,由政府官僚公务员军事工业复合体金融业财团情报机构所组成的,为保护其既得利益,幕后真正并实际控制国家的集团[2]。语源来自土耳其语Derin devlet土耳其语Derin devlet”,指鄂图曼帝国垮台前就存在的秘密政治社团;后来被阴谋论者引用,指的是国家中的国家、政府中的政府。早期研究者以影子政府形容,有时是“新世界秩序”的同义词。近年在美国已成为政治学术语,指在美国联邦政府背后真正的掌权机构[3]

2017年唐纳德·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美国联邦政府官僚关系紧张,在野民主党控制的州份如加州华盛顿州纽约州政府抵制特朗普政府大部分政策如移民气候变化等,以及社交网络出现大量与特朗普政府对抗的非官方帐户,该术语有日渐风行的趋势[4]

组成[编辑]

虽然特定国家深层政府的组成有所不同,但它们或多或少集中在前美国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提出的术语“军事工业复合体”当中,而且情报机构对其运作至关重要。它们由以下组成:

  • 国家主要的情报机构
  • 资深的政治人物,是隐藏的决策者,他们透过各种手段和决策逃避商业媒体的审查,并且许多政治人物也受到他们的监管。
  • 政府内部的一些高级或长期非民选官员(如高层公务员)。
  • 有权控制主要商业、军事或犯罪集团的个人:

美国[编辑]

西奥多·罗斯福[编辑]

第26任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1901-1909)曾说:

伍德罗·威尔逊[编辑]

第28任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1913-1921)曾经抨击华尔街金融垄断,他也表示:

哈里·杜鲁门[编辑]

第33任美国总统哈里·杜鲁门(1945-1953)曾说:

德怀特·艾森豪威尔[编辑]

第34任美国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1953-1961)在卸任演说中谈到:

约翰·肯尼迪[编辑]

第35任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1961-1963)在美国报纸出版业者协会的演说中表示:

唐纳德·特朗普[编辑]

第45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支持者,使用这个词来指情报机构官员和行政部门官员透过消息泄漏英语News leak或其他内部手段干预及抵制国家的政策[10]

美国网站“True Pundit”表示,联邦调查局副局长安德鲁·马卡比召集16位局内高官,密谋破坏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可·佛林的政治生涯,及制造证据来误导美国总统特朗普,之后麦可·佛林闪辞,成为历来任期最短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11][12]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导,特朗普总统的白宫幕僚常常提到深层政府,他们认为这个集团正在破坏美国总统的权威[13]。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导,美国总统顾问斯蒂芬·班农谈了他的观点:“深层政府对特朗普担任总统职务具有直接威胁”[14]。美国新闻媒体“LifeZette英语LifeZette”报导,有少数美国边防官员抗拒特朗普的政策,继续遵循前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的捉放指令[15]。一些特朗普的盟友和右翼媒体表示,前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在协调深层政府对特朗普的抵抗[16]。根据RT电视台的报导,前中央情报局分析师赖瑞·强森英语Larry C. Johnson表示,华府的内部人士,包括中央情报局局长、国家情报总监国家安全局的某些资深人士应该被革职,他们正试图击垮特朗普的总统职权[17]

网络媒体《拦截英语The Intercept》的创始人葛伦·葛林华德解释,那些质疑深层政府只是虚构阴谋论的人被误导了: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中国研究中心理事会主席周天玮表示:

一位美国国土安全部的匿名官员表示:

特朗普总统自己也公开呼吁人民支持他,表示深层政府正在操纵美国政权[21]。他公然批评主流媒体散播假新闻、是专门和他作对的“反对党”,并指控前美国总统奥巴马窃听。美国极右派媒体布赖特巴特新闻网质疑情报机构考虑发动政变,且主流媒体早已沦为企业打手,美国政府遭到力挺全球主义的深层政府操控。美国总统顾问斯蒂芬·巴农指出,受到企业主义、全球主义控制的主流媒体,力抗特朗普的经济国家主义,会拼死打击特朗普。美国九成媒体由六家企业控制,等于把极大的权力交付于极少数人之手。媒体人员是“房间后头的反对党”,他们是大机器里的小齿轮,是受新闻学院严格灌输的前线步兵[22]

政治学中的定义[编辑]

美国前共和党议员助理麦可·洛夫格伦英语Mike Lofgren在2014年出版了著作《深层政府:宪法的陨落及影子政府的崛起英语The Deep State: The Fall of the Constitution and the Rise of a Shadow Government》,他将深层政府定义为“一个混合政府部门、金融巨头和工业巨头的集团,它是国家安全和执法机构的混合体英语Hybrid美国国务院美国国防部美国国家安全局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美国司法部美国财政部等,其中美国财政部负责资金的流动,以执行国际制裁及其与华尔街的管辖权,即使是司法机构的一部分,即美国外国情报监控法院,也均属于深层政府。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的运作不能没有硅谷支援,它已与国家安全局监测活动建立了实质上的伙伴关系,并由外国情报监控法英语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命令推动。它们能够有效的控管美国,而无需经过民主,也无须透过正式的政治程序。深层政府是最可见的阴谋,是宪政主义的失败,以及社团主义与全球反恐战争的交织”,并表示这个影子政府是以税收为基础,不受《美国宪法》制约,也不受白宫的影响,逍遥法外。

土耳其有自己的深层政府(被认为是反对埃尔多安政府的世俗主义官僚及军方),使用公然的犯罪行为保持金钱的流动。相比之下,美国的深层政府依赖于银行家、游说集团国防承包商之间的共生关系[23]

牛津大学将深层政府定义为“政府机构、军方、金融家或银行家中有影响力的一群人”,它们的确存在,秘密操纵或控制政府的国内外政策。深层政府就像暗网一样,需要特殊授权才能进入浏览[24]。约翰·史密斯(美国前情报官员的化名)在“美国思想家英语American Thinker”撰文表示:“影子战争正在进行中,我们不能低估权力菁英们在我们机构中渗透的严重程度。这场影子战争最重要的成员就是美国国防部[25]。”“PJ媒体英语PJ Media”的执行长罗杰·西蒙英语Roger L. Simon表示:“深层政府是否有涉及暴力事件?或是扶植恐怖组织的行动?很难说,我不想搞成阴谋论。然而,深层政府是个八爪章鱼,其触角遍布各地。最可能的情况是,深层政府将动员其强大的资源来挫败特朗普,以维护自己的利益[24]。”

在1956年的《权力菁英》一书中,美国社会学家赖特·米尔斯概述了权力的起源及其在美国的发展。米尔斯的结论是,在1920年代时,美国的权力便已经集中在三个主要部门:军事工业复合体、华尔街和五角大楼。前美国总统德怀特·艾森豪威尔提出军事工业复合体这个术语之后,也曾说深层政府隐藏在明显的视线,其复杂度远远超出军事工业复合体,米尔斯认为它对美国政治和政府政策的确存在着影响力[26]圣克劳德州立大学英语St. Cloud State University政治系副教授杰森·罗伊斯·林赛英语Jason Royce Lindsey在《隐蔽政府英语The Concealment of the State》一书中表示,即使事实上没有一个阴谋议程的存在,深层政府一词对于了解已开发国家国家安全机构的各方面也是有用的,尤其是针对美国。林赛写道,深层政府从国家安全和情报界获得权力,在这个领域中,保密就是权力之源[27]

深层政府单位[编辑]

美国[编辑]

中南美洲[编辑]

非洲[编辑]

欧洲[编辑]

苏联俄罗斯[编辑]

鄂图曼帝国土耳其[编辑]

亚洲[编辑]

制造的事件[编辑]

目前有645个事件被阴谋论者认为是深层政府所为,这里列出一部分有很高可能性的案例,其中许多是假旗行动暗杀恐怖攻击或其他的黑色行动[28]

参考文献[编辑]

  1. Michael Hafford. Deep State: Inside Donald Trump's Paranoid Conspiracy Theory. 滚石 (杂志). 2017-03-09 [2017-03-13] (英语). 
  2. Ambinder, Marc; Grady, D.B. Deep State: Inside the Government Secrecy Industry. Wiley. 2013. ISBN 978-1118146682 (英语). 
  3. Simon Winlow、Steve Hall. New Directions in Criminological Theory. 罗德里奇. 2012: 229. ISBN 978-1843929130 (英语). 
  4. Amanda Taub. As Leaks Multiply, Fears of a 'Deep State' in America. 纽约时报. 2017-02-16 (英语). 
  5. Quotes That Can be Used to Resist Donald Trump’s “Oval Office Tyranny” in 2017. Global Research. 2016-12-28 [2017-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7) (英语). 
  6. Wilcock, David. The Synchronicity Key:the hidden intelligence guiding the universe and you. 橡实文化. 2014-05-29: 第65页. ISBN 978-9866362880 (英语). 
  7. Rogue intelligence agencies remind me of the Kennedy assassination. Sonoran News. 2017-04-04 [2017-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7) (英语). 
  8. McAdams, John. Eisenhower's Farewell Address to the Nation. The Kennedy Assassination. [2017-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10) (英语). 
  9. John F. Kennedy Speeches The President and the Press: Address before the American Newspaper Publishers Association, April 27, 1961. 肯尼迪总统图书馆暨博物馆. [2017-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0) (英语). 
  10. Ishaan Tharoor. Is Trump fighting the deep state or creating his own?. 华盛顿邮报. 2017-02-01 [2017-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6) (英语). 
  11. Greg Miller. Flynn's Swift Downfall: From a phone call in the Dominican Republic to a forced resignation at the White House. 华盛顿邮报. 2017-02-14 (英语). 
  12. EXCLUSIVE: FBI’s Own Political Terror Plot; Deputy Director and FBI Brass Secretly Conspired to Wage Coup Against Flynn & Trump. True Pundit. 2017-03-14 [2017-04-05] (英语). 
  13. Julie Hirschfeld Davis. Rumblings of a ‘Deep State’ Undermining Trump? It Was Once a Foreign Concept. 纽约时报. 2017-03-06 [2017-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14) (英语). 
  14. Phillip Rucker, Robert Costa, Ashley Parker. Inside Trump’s fury: The president rages at leaks, setbacks and accusations. The Washington Post. 2017-03-05 [2017-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7) (英语). 
  15. Exclusive: Few Rogue Border Agents Resist Trump Policies. LifeZette英语LifeZette. 2017-02-27 [2017-04-05] (英语). 
  16. David Weigel. Trump and Republicans see a 'deep state' foe: Barack Obama. 华盛顿邮报. 2017-03-07 (英语). 
  17. ‘D.C. insiders seek to defeat Donald Trump - even in aftermath of his victory’ – ex CIA agent. RT电视台. 2017-03-05 [2017-04-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7) (英语). 
  18. YouTube上的Greenwald: Empowering the "Deep State" to Undermine Trump is Prescription for Destroying Democracy
  19. 鐵打的華府 流水的川普. 中国时报. 2017-02-25 [2017-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7). 
  20. HUGE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DHS Insider!. Victurus Libertas. 2017-02-16 [2017-04-06] (英语). 
  21. YouTube上的DONALD TRUMP vs THE ESTABLISHMENT
  22. 挺川派陰謀論:美遭"暗勢力"把持、主流媒體是企業打手. MoneyDJ理财网. 2017-03-13 [2017-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6). 
  23. Bob Jessop. The State: Past, Present, Future. John Wiley & Sons. 2015: 224. ISBN 978-0745633046 (英语). 
  24. 24.0 24.1 Trump vs. the Deep State. WorldNetDaily英语WorldNetDaily. 2017-02-13 [2017-04-10] (英语). 
  25. The Intelligence Community Rebellion?. 美国思想家英语American Thinker. 2017-01-17 [2017-04-10] (英语). 
  26. C.Wright Mills: Power, Politics and People, (New York, 1963 p.174)
  27. Jason Royce Lindsey. The Concealment of the State. Bloomsbury Academic. 2013: 35–36. ISBN 978-1441102065 (英语). 
  28. Peter Dale Scott. The American Deep State: Wall Street, Big Oil, and the Attack on U.S. Democracy. Rowman & Littlefield英语Rowman & Littlefield. 2014: 121. ISBN 978-1442214248 (英语).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