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界瀏覽

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出自反共维基

Template:Infobox Software 無界瀏覽(Ultrareach[1])是美國無界網路公司建立在GIFT技術平台上的客戶端軟體,是該公司的核心產品。[2]該軟體由法輪功成員為主設計,提供中國網際網路使用者繞過網路長城的方法。

簡介[編輯]

2002年,無界瀏覽於美國矽谷被開發,由法輪功成員為主設計,目的是讓中國大陸是網際網路使用者可以突破網路審查[3]。出於安全上的顧慮,他們沒有開放程式碼給第三方專家檢視[4]。2011年,無界瀏覽全球使用者成長至逾11萬[5],當時在中東發生「阿拉伯之春」期間,突尼西亞對於無界瀏覽的使用量暴增了700%[5]。類似的暴增情形也曾出現在其他的動盪地區,例如西藏2007年緬甸反軍政府示威[3]。2010年,美國連線》(Wired)雜誌稱無界瀏覽為「網路上最重要的言論自由軟體之一」,「讓專制國家民眾在人權危機時期得以存取和共享訊息[3]。」

美國國會參議院2011年2月15日公布的報告顯示,埃及敘利亞伊朗沙烏地阿拉伯緬甸越南等國民眾使用自由門和無界網路等軟體以翻越自己國家的網際網路審查。該報告指出,自由門和無界網路是目前最有效的翻牆軟體[6]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普立茲獎得主紀思道(Nicholas Donabet Kristof)2009年稱,突破網路的封鎖軟體將推倒21世紀獨裁者的「柏林圍牆[7]

無界瀏覽PC上目前有Windowslinux平台的版本以及火狐工具,瀏覽器打開後首頁包含一個客製化的Google搜尋。手機上有AndroidJava版,已失效。無界漫遊跟無界瀏覽類似,目前已被無界瀏覽取代。

市場反映[編輯]

  • 哈佛大學柏克曼中心(Berkman Center)2007年的研究中,發現無界瀏覽在所有翻牆工具中「效果最好」,建議廣泛使用。特別的是,該研究發現無界瀏覽能越過各式各樣的審查,包括IP審查、DNS攔截和關鍵字過濾;另外它在國內測試中,也是最快的,有分析指出,原因在於它易於使用且介面簡單[8]。但該報告也指出,無界瀏覽主要功能為翻牆,但並不能保證隱藏使用者名稱稱,因此若使用者不願透露姓名則應審慎使用[8]
  • 2011年,自由之家的報告將無界瀏覽列為第4,此為衡量翻牆能力、易用程度、支援度和安全性等而得到的結果。自由之家特別將該工具推薦給有下載需求、需要相對高隱私和較快連線速度的使用者[9]
  • 一些技術人員則對無界瀏覽表示保留。無界瀏覽曾遭某些開放資源使用者的批評,他們認為無界瀏覽不接受同儕審查。另外,無界瀏覽只使用自己的伺服器,只有其開發人員能進入,這意味著使用者只能信任無界瀏覽能保全他們的資料[3][8]。無界瀏覽方面表示,他們只有在分析流量以及監視整體效能時才會瀏覽這些資料,並沒有透露給第三方;但Jacob Appelbaum表示,這是「策略上的隱私保護」[10]
  • 2012年4月的報告中,Appelbaum進一步批評無界瀏覽的內部過濾(包括阻擋某些色情網站)[10] ,該報告指出,根據google分析,使用無界瀏覽有可能洩露使用者資料,因為該軟體某部分系統並沒有最新最好的修補程式[10]。Appelbaum並表示無界瀏覽使用開放軟體Putty和zlib是違規行為[10]。同天無界瀏覽回應表示問題已全數解決,Appelbaum的報告有誤導之嫌;它指出,無界瀏覽和Appelbaum的Tor Project的差異在於基點不同,兩者使用不同的方式來避開網路審查[11]
  • 無界網路在其網路首頁表示,無界瀏覽每日點擊量超過3億,使用者遍及150個國家和地區。
  • 動態網總裁夏比爾說,自由門和無界瀏覽已經是中國大陸民眾突破中共網路封鎖最主要的軟體。[12]
  • 《中國資訊主管網》稱使用代理軟體可能成為企業機密外洩管道,亦有中毒風險。[13]
  • 無界網路2009年一度被趨勢科技賽門鐵克列為木馬[14]但之後證實為誤傳,無界瀏覽的研發者已經說服賽門鐵克等電腦防毒公司不要把它的資訊當成病毒,以讓中國人民瀏覽被禁絕的網站。[15]
  •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普立茲獎得主紀思道(Nicholas Donabet Kristof)2009年即撰文指出,突破網路封鎖的軟體,將推倒21世紀獨裁者的「柏林圍牆[7]

相關條目[編輯]

資料來源[編輯]

  1. 伊森・葛特曼. 屠杀. 蝴蝶蘭文創有限公司. 2018年10月31日: 287–. ISBN 978-986-97093-1-6. 
  2. 關於我們.無界網路
  3. 3.0 3.1 3.2 3.3 Vince Beiser, Digital Weapons Help Dissidents Punch Holes in China's Great Firewall, 1 Nov 2010.
  4. Ultrasurf, Tor's critique of Ultrasurf: A reply from the Ultrasurf developers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6-01-18., accessed 4/28/12
  5. 5.0 5.1 Anne Applebaum, "Why has the State Department run into a firewall on Internet freedom?", Washington Post, 4 April 2011.
  6. 「茉莉花」開美國會: 自由門 無界翻牆最有效
  7. 7.0 7.1 Nicholas Donabet Kristof. Tear Down This Cyberwall!. The New York Times. 2009-06-17 [2013-06-09] (英語). 
  8. 8.0 8.1 8.2 Hal Roberts, Ethan Zuckerman, John Palfrey, '2007 Circumvention Landscape Report'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Berkman Center of Law and Society, Harvard University. 5 March 2009.
  9. Freedom House, "Leaping Over the Firewall:A Review of Censorship Circumvention Tools,"[1] 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2011.
  10. 10.0 10.1 10.2 10.3 Jacob Appelbaum, "Technical analysis of the Ultrasurf proxying software" original paper, Tor Project, April 16, 2011. Blog announcement with updates.
  11. Ultrasurf, "Tor's critique of Ultrasurf: A reply from the Ultrasurf developers," 存档副本 (PDF). [2016-01-31].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6-01-18). , April 16, 2012.
  12. [2].動態網總裁夏比爾談自由門和無界.大紀元.2012年2月20日
  13. 存档副本. [2012-03-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0-05-09).  「自由門」與「無界」軟體的博弈.中國資訊主管網.2010年2月3日
  14. [3][永久失效連結]自由門與無界網路的原理研究.中國資訊主管網.2009年10月29日
  15. 网路变邪恶了吗?. 《天下雜誌》 341期. 2006-03-01 [2013-08-11] (中文).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