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化事件

来自反共维基
循化事件
日期1958年4月17日-25日
地点
结果 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
参战方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人民解放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
藏族和撒拉族民众
指挥官与领导者
毛泽东 奴日洪布
韩乙奴
韩乙四夫
兵力
步兵第55师第163、165两个团共约四个营
第55师工兵营
炮兵第306团一个混合炮兵营
循化县两个民兵骑兵营
4000多人
伤亡与损失
17人伤亡[1] 435人被击毙,284人受伤,2499人被俘

循化事件是1958年4月发生在第十世班禅喇嘛故乡、中国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县藏族撒拉族暴动。中国共产党称为“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反革命武装叛乱事件”。循化县的民众因为不满当地甚受敬重的加乃化仁波切被软禁,以及财产被收归国有,因此杀死工作组组长等人。中共出动解放军镇压,四小时内平息了事件。这个事件虽然只是一个地方性冲突,但对中国后来的民族政策产生了巨大影响。[2][3][4]

背景[编辑]

1952年,循化县的11个乡除了4个藏族乡外,已经完成了土地改革运动。1955年7月31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召集的省委、市委、自治区党委书记会议上作报告,嫌农业合作化速度太慢,指责某些干部是“小脚女人”[5]。青海省委书记高锋从北京返回,马上订出一系列高指标,循化县高速实现了农业合作化。1955年10月,中共七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的决议》,要求到1958年春在全国大多数地方普及初级农业生产合作,实现半社会主义合作化。[1][6][7][8]强制推行“合作化”在四川引发藏民暴动,使一些高层人士不安。1956年6月,出生在循化、时任青海省副省长的喜饶嘉措第一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上发言,建议“在合作化高潮中要注意民族特点”;1957年7月,他再次对中共建言,希望“重视藏族地区特点,慎重进行社会改革”,并提出“试办藏民牧业合作社更应‘宁宽勿紧’”,“减免寺院和喇嘛的农牧业税”等具体建议,但在席卷全国的“合作化”风潮中,他的建议没有丝毫影响。[1][9]

1958年,在“大跃进”和“反右”运动的影响下,青海提出将“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两步并作一步走”的口号,要“在社会主义革命的同时,彻底完成民主革命的任务”。1958年3月,青海省委副书记朱侠夫在中共青海省第2届委员会第5次全会作总结报告,报告批判“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原青海省长孙作宾同时提出“积极广泛的开展畜牧业生产高潮”,要求“五年内完成畜牧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全省各地制定出具体指标,开始在牧区推行“社会主义改造”,强办牧业合作社。为了“防叛”,根据中央的指示,青海省委于1958年4月14日通知自治州和自治县“采取开会学习等方式,将少数民族上层人士集中控制起来”。[10][2]

当时循化县的4个藏族乡里,噶楞温都道帏3个农业乡在1956年已经成立了高级社,以牧业为主的岗察乡就成了推动“牧业合作化”的主要对象。[9]

经过[编辑]

加乃化仁波切曾担任过第十世班禅喇嘛的老师,当时是循化县副县长,在当地深受民众敬仰。1958年4月,循化温都寺(又译“文都大寺”)的加乃化仁波切等上层人士被请到县城去参加“学习班”,不准离开。[9]

1933年循化县的撒拉族男性

1958年4月17日,岗察乡牧主奴日洪布带领民众抗拒合作化,同时要求释放加乃化仁波切,民众扣押乡党支部书记,砍断电线杆。次日抗议升级为武装冲突,工作组组长被打死。接着,撒拉族头人也率领撒拉族民众加入。4月24日,各族民众共4000多人在撒拉族头人韩乙奴和阿訇韩乙四夫的带领下包围县城,其间发生殴打干部,抢劫商店等暴力行为。[9]

循化事件的范围包括循化县的七个乡,其中除了岗察乡外,都已经实行了合作化。中共官方文件指地主、富农与富裕中农趁机从农业生产合作设取回牲口与农具,而且当地超过2/3的党员与共青团员也参加了反抗活动,其中近半数的党员与共青团员参加了对县城的攻击。事后这些人中有人被指控为“骨干份子”与“趁机抢劫国家财物”。[1][9]

4月25日拂晓,解放军步兵第55师163、165两个团共约四个营、55师工兵营、炮兵306团一个混合炮兵营,以及循化县两个民兵骑兵营奉命渡过黄河,围歼“叛匪”。[11]韩乙奴和阿訇韩乙四夫得到解放军进攻的消息,已经率领武装人员在夜里逃走,被解放军包围的基本上是要求释放加乃化仁波切的民众。解放军赶到后,在没有遭到抵抗的情况下,攻击民众。直到解放军发觉“叛匪”们并不具备反击能力,自动停火,才发觉死伤者全是手无寸铁的民众。在4小时内,民众死伤719人,其中435人被击毙。 [9]由于对手是平民,解放军没有伤亡,死亡的15名干部和民兵是中共派出解放军前被杀。[12][13]财产损失约90万元人民币,包括粮食、油、现金,以及约两百栋房屋受损。[1][9]

战事结束后,中国政府展开搜捕,一个下午就“俘敌”2499人,其中包括1581名撒拉人,537名藏人,38名汉人和343名回人。循化县当时人口仅有11,000人。[14]

当日,加乃化仁波切得知消息,在“学习班”里悲愤自杀。中共宣称他是“循化事件”的组织者,他的死亡是“畏罪自杀”。至于他如何组织“叛乱”的详情,中共至今没有公布。[9]

后续发展与影响[编辑]

中共并不将此事件看成民族问题,而是看成阶级斗争问题。毛泽东批示支持青海省委的镇压,并要西藏准镇压备群众反抗,认为这是提早“解放”西藏人民的机会。[15][16]

中共中央批转青海省委《关于循化撒拉族自治县反革命武装叛乱事件的教训的报告》的批语中首次提出“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这一论断。

依据中国官方史料,在1958-1959年间,青海一共抓捕了52,000人。许多人为了躲避解放军的镇压而逃到拉萨,使拉萨聚集了一批反政府力量。[17]许多人后来参与了1959年藏区骚乱[来源请求]

参考资料[编辑]

  1. 1.0 1.1 1.2 1.3 1.4 李江琳. Tibet in Agon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0 October 2016: 46–49 [2019-01-21]. ISBN 978-0-674-08889-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2). 
  2. 2.0 2.1 李江琳.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9-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9). 
  3. 李江琳.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纵览中国. [2019-0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1). 
  4. 毛澤東: 對青海省委關於循化撒拉族自治縣反革命武裝叛亂事件的報告的批語(一九五八年八月二十二日). 《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七冊)》. 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1992年8月: 第352–353页. 
  5. 关于农业合作化问题,《毛泽东选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4月第1版,第168-191页.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8-07-15.
  6. 叶子. 毛澤東為何點名要陳雲收拾「大躍進」殘局?. 人民网. 2011年3月21日 [2019年1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1月4日). 
  7. 1955年7月31日 毛澤東作《關於農業合作化問題》的報告. 人民网. [2019年1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1月22日). 
  8. 農業合作化運動. 新华网. [2019-0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6). 
  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李江琳. 1959:拉薩!──達賴喇嘛如何出走. 联经出版事业. 2010-07-01: 59–60. ISBN 978-957-08-3638-7. 
  10. 尹曙生. 金银滩之痛. 炎黄春秋. 2012, (3): 41–45. 
  11. 李江琳. 當鐵鳥在天空飛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戰爭. 联经出版事业. 28 September 2012: 177 [2019-01-20]. ISBN 978-957-08-406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2). 
  12. 《外参》编辑部. 《外參》第47期. 《外参》杂志社. 25 March 2014: 41. ISBN 978-1-63032-136-9. 
  13. 循化烈士陵园.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2). 在战斗中有15名机关干部和民兵英勇牺牲 
  14. Isabel Hilton. The Search for the Panchen Lama. W.W. Norton. 2001: 150. ISBN 978-0-393-32167-8. (英文)
  15. 张博树. 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 溯源书社. 2014-02-28: 107–108. ISBN 9789881644206. 
  16. 王柯. 消失的「國民」: 近代中國的「民族」話語與 少數民族的國家認同.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1 January 2017: 170 [2019-01-21]. ISBN 978-962-996-6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2). 
  17. Felix Wemheuer. Famine Politics in Maoist China and the Soviet Uni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4-06-24: 168–169. ISBN 978-0-300-19581-1. (英文)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