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周恩來的評價

来自反共维基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對周恩來的評價是關於前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周恩來的評價。周恩來是中國共產黨與其武裝力量創立者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元勳之一,建國後一直擔任總理職務。周恩來對中國近現代史影響極其重要,有卓越行政管理才能和折衷調停外交手腕,顧全大局,任勞任怨,是一位才能卓越之務實主義者。因其善於折衷調停,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最重要領導者之一。主流政治媒體及民眾對其評價颇为正面。[來源請求]

中國評價[编辑]

中共中央政治局通过的周恩来悼词称周恩来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人民久经考验的卓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一屆第六次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中,通過《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周恩來做出官方評價:

遵義會議前後到周恩來逝世,周和毛澤東合作整整四十年,直到周病逝為止。儘管兩人性格氣質截然不同,卻成為中國近現代史上著名政治搭檔之一[2],在20世紀中國歷史舞臺上相輔相成:毛主要扮演“掌舵”的政策制定者與精神領袖,周則是謹慎小心的執行者,內政外交的大管家[3],所謂“謀事在毛,成事在周”[4]。周憑藉其獨特政治智慧,成為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人中唯一屹立不倒的核心政治人物(從1920年代初進入中國共產黨領導核心到1976年逝世,歷時超過半世紀)[5]。在其晚年,兩人經常互相詢問身體狀況[6][7]。周去世後,毛在聽閱周悼念草案時,失聲痛哭[3][8][9]:447[需要更好来源]

周視鄧小平為接班人。鄧稱:“周總理是一生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工作的人。他一天的工作時間總超過十二小時,有時在十六小時以上,一生如此。我們認識很早,在法國勤工儉學時就住在一起。對我來說他始終是一個兄長。我們差不多同時期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是同志們和人民很尊敬的人。‘文化大革命’時,我們這些人都下去了,幸好保住了他。在‘文化大革命’中,他所處的地位十分困難,也說了好多違心的話,做了好多違心的事。但人民原諒他。因為他不做這些事,不說這些話,他自己也保不住,也不能在其中起中和作用,起減少損失的作用。他保護了相當一批人。”[10]鄧對周在文化大革命中表現之評價,基本上代表1978年後中國共產黨官方立場。[11]

此外,中國共產黨元老陳雲李先念也有相同見解:“周恩來同志這種為共產主義理想無私無畏的獻身精神,在廣大幹部和群眾中,以至在國際人士中,樹立了忠誠、親切、勤奮、堅毅、無私、無畏的崇高形象……中國共產黨確實因為有周恩來同志而增添了光榮,中國人民確實因為有周恩來同志而增添了自豪感。”[1]楊尚昆認為:「周恩來是舉世聞名的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國共產黨第一代杰出領導人之一。他生前不願意稱讚自己的功績,而且在病中留下遺囑,死後要把骨灰撒向祖國大地,不願後人為他樹碑。可是,他為中華民族解放,為人類進步事業英勇鬥爭的革命精神,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和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高尚品德,一切從實際出發、實事求是的優良作風,早已為人民所崇敬,作為學習的楷模。」[12]“沒有周恩來同志,‘文化大革命’的後果不堪設想。”[13],“他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獻身精神,選擇了一條比拍案而起更為複雜艱難的迂回鬥爭的道路。”[13]

中國史學界和很多國外史學家認為,周顧全大局、相忍為國,盡力使用各種管渠道,以不同方法減少動亂之影響[14][15][16][17],也曾被江青等人稱為“滅火隊長”[5][18]

2018年3月1日,在紀念周恩來誕辰一百二十周年座談會上,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評價周恩來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之一。周恩來是一个光荣的名字、不朽的名字。每当我们提起这个名字就感到很温暖、很自豪。」[19][20]

國外評價[编辑]

第一代命名为「周恩來號」火車,型号为东风3型,编号0058

在中國國外,周恩來的貢獻也得到相似評價。1955年,原聯合國秘書長哈馬舍爾德在訪問北京後說:“在周總理的面前,竟使我無法不感覺到自己是個野蠻人。”[21]

美國總統尼克松在回憶錄《領導人》中,評價周是“我們時代最有造詣的外交家之一”、“我所認識的最有天賦的人物之一”,“一座冰層覆蓋著的火山”。他還說:“中國如果沒有毛澤東,就可能不會燃起革命之火;如果沒有周恩來,就會燒成灰燼。”

印尼前總統蘇加諾曾感慨:“毛主席真幸運,有周恩來這樣一位總理,我要是有周恩來這樣一位總理就好了。”[22]

赫鲁晓夫说:我们都认为他是一个杰出的,灵活的当代人物,同他能进行切合实际的交谈。 [23]

蘇聯外交部長莫洛托夫也對西方記者說:“你們認為我是難以對付的話,那你們就等着與周恩來打交道吧。”[22]

美國漢學家費正清這樣比較周與毛的一生:“他是一位具有古典風格的總理,相比之下,毛澤東更像一位真龍天子,他可以在風雲變幻的雲霧中恣意縱橫,時隱時現,而周恩來則不同,他仿佛一直在權衡時勢,修補殘局。”[24]

前日本首相田中角榮在1972年會見毛澤東時,將周描述成毛周圍的“一位笨拙的小學生”。[24]

部分人[谁?]認為作為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央專案組總負責人,應當為專案組迫害大批中國共產黨幹部負責,如在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專案上批示“應該槍斃”等字樣。[25]对于周恩来在文革中的表现,匈牙利作家巴拉奇·代内什所说:“周恩来是在明智地权衡各方面的利弊之后,才决定这样做的。”“这位总理得出的结论是,如果他公开反对毛泽东,显然不利于国家的利益。只要他在其位,就可以在处理政府的日常工作中,保持某种明智,对受到威胁的干部给一定保护,可以减轻数百万人的痛苦。此外,他还可以阻止野心家篡夺最高权力的企图,防止爆发一场新的悲剧。如果他离职,内战局势势必更加恶化。如果他公开发表自己的看法,使自己成为英雄,其处境将更加困难、不堪设想[26]。”

周恩来六次登上《时代周刊》封面。1951年6月18日,周恩来第一次登上《时代》封面时,时代周刊写到“(他)在政治上是个暴虐的统治者,在外交上是个听话的仆从,在经济上是个无能的领导者”。1975年2月3日,周恩来最后一次登上《时代》封面时,《时代》周刊则评论说“尽管有创造性的党主席毛泽东还高高在上,70年代却已成为周恩来时代了”。 [27]

中方人員評價[编辑]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家、聯合國副秘書長冀朝鑄亦表示:“如果世界上有完美無缺的人,那就是周恩來。”[28]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宋平表示:“我們後人研究歷史,如果查檔案的時候,很可能發現有些錯誤的檔案檔是周恩來簽字的,但是這些東西的決定過程往往是很複雜的,不是周恩來個人能夠決定的,甚至是違背他的本意的。在那種特殊的情況下,有些是“四人幫”決定的,有些是毛主席決定的,周恩來不得不履行手續。對這類事情,我覺得我們研究歷史的人應該弄清楚當時的形勢,各人有各人的是非功過。”[29]

前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中國共產黨黨史專家李銳,在接受德國之聲訪問中講到周恩來:“周恩来心里不明白吗?他不了解毛泽东吗?他不知道毛泽东做的这一套对还是不对吗?他心知肚明,但是他没有办法,他只能当丫头:你要我干什么,我干什么。……那本《晚年周恩来》是香港出版的,作者高文谦……这本书中,关于文革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关系,那些文革的内情啊,都写得相当具体。我没有细看,我翻了一下,他写的符合事实。”[30]

中國兩彈元勳錢學森說:“許多黨外人士說,我們是認識周恩來才認識中國共產黨的,相信周恩來才相信中國共產黨的。”[31][32]

學者評價[编辑]

作家冰心表示完全欽佩:“周恩來總理是我國二十世紀的十億人民心目中的第一位完人。”[33]

周入黨介紹人、清華大學教授張申府在周死後當日擬挽聯為:上聯“為人類為革命奮鬥一生”;下聯“無名心無私情當今完人”[34]

著名歷史學家郭沫若對周十分敬佩和愛戴,兩者早年以“兄弟”相稱[35]。周逝世後,郭沫若以“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形容他對周敬仰,並寫數首哀思悼念的詩作懷念[36]。郭沫若詩作《懷念周總理》,總結周一生事業功勳:“革命前驅輔弼才,巨星隱翳五洲哀。奔騰淚浪滔滔湧,弔唁人濤滾滾來。盛德在民長不沒,豐功垂世久彌恢。忠誠與日同輝耀,天不能死地難埋。”[37]

哈佛大學教授費正清表示:“周恩來作為領袖人物的非凡才能,初次見面時就打動了我。這是一位英俊瀟灑、有著一雙黑色的大眼睛的偉人。”

美國歷史學家唐德剛亦讚賞周恩來為:“近代中國的兩個半外交家”之一(另外“一個”是李鴻章、“半個”是顧維鈞[38],並認為周在文化大革命表現“忍辱負重”、以柔克剛[39]

周恩來於天津南開學校畢業時,南開學校《畢業同學錄》中對他的評語是:“君性溫和誠實,最富於感情,摯于友誼,凡朋友及公益事,無不盡力”[40][41][42]

其他[编辑]

張學良曾於1936年4月9日初次在延安祕密會晤周恩來[43]:295。張學良說:「中國現代人物,我最佩服的是周恩來,我最佩服他!」[43]:2951993年1月15日,張學良接受日本東京新聞記者佐藤光明訪問時說:「周恩來是極有才能和大膽的人,使共產黨強大的是毛澤東和周恩來。」[44]:120

參考文獻[编辑]

引用
  1. 1.0 1.1 阿東. 周總理為何總是感動著我們. 人民網. 2008年3月5日 [2009年6月30日] (中文(简体)). 
  2. 徐行. 史海回眸:毛泽东与周恩来是如何交往的 (2). 人民網(轉自《人民論壇》2008年12月1日,第40版). 2008-12-13 [2009年6月30日] (中文(简体)). 
  3. 3.0 3.1 张玉凤回忆:毛泽东为何没参加周恩来的追悼会. 人民網. 2012-04-16. 
  4. 鳳凰網,毛澤東與周恩來 既有不滿又最離不開
  5. 5.0 5.1 罗闽. 周恩来为什么不和毛泽东翻脸. 金鹰文化(转自《老年生活报》). 2009年5月22日 [2009年7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年11月4日) (中文(简体)). 
  6. 潘鈜. 周总理的最后岁月:我体重还有61斤 务请主席放心. 中新网. 2009-02-23 [2009-07-01] (中文(简体)). [永久失效連結]
  7. 《我的病情——致毛澤東》(一九七五年三月二十日),載《周恩來書信選集》,中央文獻出版社
  8. 陈小津. 周总理去世举国悲恸 毛泽东失声痛哭江青极不敬. 中国新闻网(转自《羊城晚报》). 2009年6月2日 [2009年6月30日] (中文(简体)). 
  9.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逄先知金沖及主編 (编). 《毛澤東傳(第六卷)》 香港第一版. 香港: 中和出版. 2011. ISBN 978-988-15116-8-3. 
  10. 鄧小平著,《鄧小平文選》第二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4年,第348頁
  11. 劉志明. 鄧小平評價周恩來. 鳳凰網. 2008年3月4日 [2009-07-10] (中文(简体)). 
  12. 童小鵬. 楊尚昆〈為《風雨四十年》序〉. 《風雨四十年》第一部. 中央文獻出版社. 1994. ISBN 7-5073-0229-6. 
  13. 13.0 13.1 楊尚昆. 楊尚昆:相識相知五十年——我所瞭解的恩來同志. 中國經濟網. 2008年1月8日 [2008年7月1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月16日) (中文(简体)). 
  14. Wenqian Gao, etc.(2007),302-303頁
  15. 《周恩來傳(1949-1976)》,中央文獻出版社,1998年
  16. Enlai Zhou. spartacus. [2009-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01) (英语). 
  17. David Priestland. The Red Flag: A History of Communism. Grove Press. 2009年: 374頁. ISBN 9780802119247 (英语). 
  18. 左左. 文革後期江青如何攻擊周恩來?. 金羊網(轉自深圳新聞網). 2009-07-13 [2009-07-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7-18) (中文(简体)). 
  19. 习近平:在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新華社. [2018-03-03]. 
  20. 中共超高規格紀念周恩來 習近平講話暗含深意. 多維新聞. [2018-03-03]. 
  21. Bradford Smith. Men of Peace. Lippincott. 1964: 320. ;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 (编). 《周恩來大辭典》. 1998: 776. ; 敬愛的周恩來總理永遠活在我們心中(四). 北京師範大學. 1977: 470. 
  22. 22.0 22.1 中外名人對周恩來的評價. 鳳凰網. 2008年3月4日 [2009年6月30日] (中文(简体)). 
  23. 赫鲁晓夫回忆录,中文版, 393页
  24. 24.0 24.1 許知遠. 田中角榮回憶周恩來像個笨拙的小學生(圖). 新浪. 2009年4月1日 [2009年7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2月22日) (中文(简体)). 
  25. The Role of Zhou Enlai i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A Contradictory Image from Diverse Sources, Yongyi Song,Issues &Studies 37,no.2(March/April 2001):1-28
  26. 巴拉奇·代内什. 邓小平. 北京: 解放军出版社. 1985: 191—192页 (中文(简体)). 
  27. 周恩来六上《时代》封面. 中国共产党新闻. [2015-12-11]. 
  28. 冀朝鑄評毛澤東周恩來.
  29. 《懷念敬愛的周總理》,北京:人民出版社,1997年
  30. 德国之声采访李锐全文. 德国之声. [2016-11-18]. 
  31. 刘武生. "武力保护"钱学森 "两弹一星"方有成. 人民网. 2006-02-26 [2009-07-01] (中文(简体)). 
  32. 騰訊網,紀念周恩來逝世30周年,2008.
  33. 趙麗宏,冰心有贈.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2-19.
  34. 張申府在周恩來總理逝世期間留下的日記. 
  35. 《對〈屈原思想〉的意見——致郭沫若》(一九四二年三月七日)、《共商救濟文化界朋友——致郭沫若》(一九四二年三月十二日)、《紀念江南事變——致郭沫若、陽翰笙》(一九四二年一月十五日),載《周恩來書信選集》,中央文獻出版社
  36. 〈疾風知勁草,歲寒見後凋——周恩來與郭沫若〉. 人民網. 2008-10-06 [2009-06-30] (中文(简体)). [永久失效連結]
  37. 《周恩來逝世遭四人幫恨 誰一直覬覦總理職位》. 《環球時報》. [2011-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03) (中文(简体)). 
  38. 唐德剛. 唐德剛:中國海軍和慈禧太后的頤和園. 中國報導週刊. 2001-12-30 [2009-07-07] (中文(简体)). 
  39. 唐德剛. 〈周恩來逝世二十周年悼辭〉. 《傳記文學》第六十八卷第二期. 1996. 周是有世界和歷史眼光的中國高知;又是中共黨內開明和穩健派的最高領袖。他和他的黨羽都十分明白,毛這位‘獨夫’一旦死亡,則毛的一切皆與之俱亡。所以毛一死便是周家的天下了。在毛死之前,周千萬不能倒。周一倒則周氏之黨(所謂‘老幹部’)就一起完蛋了。周氏之黨全倒,四人幫上臺,則黨死國亡。所以周氏有生之年不惜受盡‘胯下之辱’,就是不下臺。此太極拳師所謂‘霑綿拳’也。老子‘黏’住你,你推也推不掉,打也打不倒,纏到你死為止。你死就是我的天下——此即周、毛的關係也。……—生為一個大政治家,生民國運為先,個人榮辱生死,不足論也。 
  40. 關向東. 開國總理周恩來青年時代珍貴史料展覽在港開幕. TOM(轉自中國新聞網). 2005-12-22 [2009-06-28] (中文(简体)). [永久失效連結]
  41. Barbara Barnouin, etc.(2006),18頁
  42. Percy Jucheng Fang, Lucy Guinong Fang. Zhou Enlai: A Profile.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s Press. 1986.
  43. 43.0 43.1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 《張學良口述歷史》 初版. 台北: 遠流出版. 2009-03-01. 
  44. 文波. 〈張學良對周恩來的評價〉. 《明報月刊》1993年10月號 (香港: 明報雜誌有限公司).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