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蒙古独立

来自反共维基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中華民國大陸時期中國共產黨對外蒙古的態度[编辑]

1922年,中共创始人之一的李大钊曾公开向北洋政府请愿,要求正式承认苏联政府,并且支持蘇聯武裝力量驻兵外蒙古。据北洋政府外长顾维钧回忆,當時李激昂地宣稱“把外蒙置于苏俄统治下,那里的人民可以生活得更好”。[1]1920年代末期,当時由李立三周恩来等人领导的「中华蘇維埃共和国政府」曾指出說:「最無恥地,到現在國民黨政府還不承認外蒙古是獨立自主的人民共和國,而把外蒙古看成中華民國的附庸」(一九二九年《布爾塞維克》第十期)[2]

1931年11月7日公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主张“中华苏维埃政权承认中国境内少数民族的民族自决权,一直承认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国脱离,自己成立独立的国家的权利。蒙古、回、藏、苗、黎、高丽人等,凡是居住在中国的地域的,他们有完全自决权:加入或脱离中国苏维埃联邦,或建立自己的自治区域。”[3]

1940年1月,《日支新關係調整要綱》祕文在香港披露,日本意圖以滿洲國吳越平原為根據地,來交換承認外蒙新疆西藏蘇俄勢力範圍。

1941年4月,蘇聯日本簽署《蘇日中立條約》、《共同宣言》,其宣言內有:「……蘇聯誓當尊重滿州國之領土完整與神聖不可侵犯性,日本誓當尊重蒙古人民共和國之領土完整與神聖不可侵犯性」。中国共产党則對《蘇日中立條約》表態:「却保证了外蒙不受侵犯,这不但对外蒙有利,即对全中国争取解放也是有利的。说到东四省的收复,原是我们自己的事」[4],並為此發表社論[5]

1949年1月,毛泽东曾非正式地试图通过阿那斯塔斯·伊萬諾維奇·米高揚向苏联提出要求,希望外蒙古回归中国,成为革命后新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但遭到拒绝[6]。毛泽东随后表示“不保护大汉族沙文主义路线,不再提出蒙古统一的问题。”[7]3月5日毛澤東在七屆二中全會上表示:不承認國民黨時代的任何外國外交機關和外交人員的合法地位,不承認國民黨時代的一切條約。中蘇后來發表公告稱:“1945年8月14日中苏签订的条约约定均已失去效力,但双方政府确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独立地位已因1945年的公民投票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业已与其建立外交关系而获得了充分保证。”[8]

  1. [失效連結]袁南生. 晚清以来的外交与新的心态. 学习时报. 2012-01-16 第12版:参考文摘 (中文(中国大陆)). 1922年8月,外交总长顾维钧对来访的苏俄副外交人民委员越飞表示,中苏建交的先决条件是苏军从外蒙古撤离。顾维钧的立场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但奇怪的是,苏军侵入面积等于43个台湾、140个香港的外蒙古,国人舆论却并不站在顾维钧这一边,相反却要求北京政府“无条件与苏俄建交”。此时,不但北京大学生上街示威,新闻机构对外交部大加鞭挞,李大钊也亲自找到顾维钧,对顾的立场表示愤慨,甚至说“把外蒙置于苏俄的统治之下,那里的人民有可能生活得更好”,孙中山也对顾的做法表示反对,到了最后,居然连以吴佩孚为首的各地军阀将领都发电报到外交部,指责顾维钧。  [永久失效連結]顾维均回忆录
  2. 樊一弓. 偽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 記實. 黄花岗杂志. [8 Feb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3. 链接到维基文库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 1931年 (中文). 
  4. 中国共产党对苏日中立条约发表意见. 新華網. [2013-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9-21). 
  5. 1941年(民國30年)4月15日,重慶新華日報社論,……這絲毫不能也沒有變更中國的領土主權,這本是蘇日過去的關係上長久已存在的事實
  6. 据中国历史学家沈志华所编《朝鲜战争:俄罗斯国家解密档案》中引述的《米高扬就1949年1-2月中国之行给苏共中央主席团的报告》所说:“关于蒙古。毛泽东主动问我们如何对待外蒙和内蒙的统一。我回答说,我们不主张这样的统一,因为这可能导致中国失去一大块领土。毛泽东说,他认为外蒙和内蒙可以联合起来并入中国版图。我对他说,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蒙古人民共和国已享有独立,日本投降之后中国政府承认了外蒙的独立。蒙古人民共和国有自己的军队,有自己的文化,以及文化和经济发展的道路,它早就领略了独立的滋味,任何时候都未必会自愿放弃独立。如果什么时候它和内蒙合并,那一定是成立统一的独立的蒙古。”(摘自 俄档案:毛泽东曾两次要求外蒙古回归中国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7. 据中国历史学家沈志华所编《朝鲜战争:俄罗斯国家解密档案》中引述的《米高扬就1949年1-2月中国之行给苏共中央主席团的报告》 俄档案:毛泽东曾两次要求外蒙古回归中国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8. 《師哲回憶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