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

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来自反共维基
1976年唐山大地震
日期主震:7月28日03時42分53.8秒[1]
餘震:7月28日18時45分35秒[2]
震级Ms 7.8[3]
Mw 7.5(主震)[1]、7.4(餘震)[2]
震源深度12千米
震中主震:39°34′12″N 117°58′41″E / 39.570°N 117.978°E / 39.570; 117.978[1]
餘震:39°39′50″N 118°24′04″E / 39.664°N 118.401°E / 39.664; 118.401[2]
影響地區 中华人民共和国
核心震中:河北省唐山市
受震感区:北京市天津市等14省市
最大烈度11(XI)度(CSIS,CEA
傷亡242,769-655,237人死亡,164,851人重伤

唐山大地震[4],指1976年7月28日河北省唐山市西南郊豐南縣和東郊东矿区(今古冶區)在16小時內兩次7級以上特大地震。主震於當地時間7月28日凌晨3時42分53.8秒,座標39.570°N 117.978°E(豐南縣城以西9公里、唐山市政府西南18公里),矩震级7.5级,震源距地面23公里;[1]主震16小時內,在天津北郊寧河區與唐山豐南縣交界處,先有4次矩震级5.0-5.4級的餘震;再迎來矩震级7.4级特大餘震,於當天黃昏18時45分35秒,座標39.664°N 118.401°E(东矿区[今古冶區]呂家坨村以西2公里、唐山市政府正東20公里),震源距地面26公里。[2](以上數據出自美國地質調查局官方紀錄)

唐山市全市交通通訊供水供電中斷,而且在頃刻間被夷為平地;据统计,地震共造成242,769到655,237人死亡,164,851人重伤。[5]

概要[编辑]

1976年7月28日北京時間03時42分53.8秒[6]協調世界時27日19時42分53.8秒),在中國河北省唐山豐南一帶(東經118.2°,北緯39.6°)發生了規模面波震级7.8級(矩震级7.5級),震中最大烈度Ⅺ度,震源深度12公里的地震。地震持續約10秒[6]。有感範圍廣達14個自治區,其中北京市天津市受到嚴重波及。

主震16小時內,在天津北郊寧河區與唐山豐南縣交界處交界處,先有4次矩震级5.0-5.4級的餘震,再於东矿区(今古冶區)呂家坨村發生7.4级特大餘震。數次餘震令很多掩埋在廢墟中等待救援的人被繼續倒塌的建築物奪去生命。

地震破坏[编辑]

地震对建筑物造成的破坏

地震造成的大规模伤亡和损失主要归结于地震发生的时间和突然性。唐山地震没有小规模前震,而且发生于凌晨人们熟睡之时,使得绝大部分人毫无防备,對地震現象也甚不熟悉。

唐山被认为地处地震灾害发生率相对较低的地区。很少建筑拥有较高抗震级别,而且整个城市位于相对不稳定的冲积土之上。地震摧毁了方圆6至8公里的地区。许多第一次地震的幸存者由于深陷废墟之中丧生于15小时后的7.1级余震。之后还有数次5.0至5.5级余震。在地震中,唐山78%的工业建筑、93%的居民建筑、80%的水泵站以及14%的下水管道遭到毁坏或严重损坏。

地震波及唐山附近许多地区,秦皇岛天津遭受部分损失,距震中140公里的北京也有少量建筑受损。在如西安般遥远的城市甚至都有震感。當時身患重病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已動彈不得,由警衛緊急移至安全區域。由於通訊设备被毁,地震的具体灾情是由唐山市派专人駕車(救護車)到北京市通知国务院的。[7]

损失情況[编辑]

因為唐山大地震而成為孤兒的人數有4204人,龐大的人數令災後重建更困難。另有16.4萬人重傷[3],7200個家庭全家在地震中死亡。唐山地、市委领导伤亡惨重,唐山地委第一书记李悦农、地委代理第一书记牛勇等十名地市领导遇难。

地震破壞範圍超過3萬平方公里。造成242,769到655,237人死亡,164,851人重傷,倒塌民房530萬間,直接經濟損失54億[3] [8],为中国有记录至今第二多人死亡的地震。(注:第一多人死亡的地震是1556年嘉靖大地震

死亡人数[编辑]

唐山大地震中的死亡人数在地震发生后的一段时间出现了各种版本。由于官方没有在地震后立即对外公布地震伤亡情况,并设置了对内对外两种宣传口径,才招致外界的种种猜测。最早针对死亡人数的调查开始于地震发生后不久。当时的唐山市革命委员会组建调查组,分赴各地进行灾情摸底,并于1976年8月25日形成了初步的灾情汇报。报告显示,“唐山地区所属市县共计死亡261,000人,震亡率为3.7%。唐山市区死亡191,000人,市区震亡率远高于县城”。1976年9月22日的另一份灾情汇总报告做出的死亡人数统计是“263,299人”,另有“17,599人下落不明”。[9]

1979年国家地震局在欲对外公开地震伤亡人数之时,责成河北省革委会对数字进行核实。12月18日,河北省革委会在复函中汇报“唐山市区的死亡人口被确定为135,919,重伤81,630人;唐山市及唐山地区各县(包含流动人口)死亡人数为217,495人,重伤142,366人”。[9]

境外方面。根据作者Stephen Spignesi的说法,在地震发生过后“几天”,Pararas-Carayannis博士根据类似规模的、造成83万人死亡的嘉靖大地震,向合众国际社(UPI)给出了“70万至75万”的死亡人数估计值[10]。Pararas-Carayannis现在的网站页面[11]只说“相当准确地估计至少有65万5千人死亡”,而没有提及这个估计是由谁做出的。

1976年8月,中华民国政府宣布,根据他们在中国大陆特工的情报,地震死亡人数超过10万,约有90万人受伤。他们还报告称“唐山几乎所有建筑物都被夷为平地”,而天津80%的住宅和建筑物“遭受一定程度的损害”[12]。1977年1月,中华民国情报部门发布了一份文件,称是去年8月6日在中国共产党河北省委员会和河北省革命委员会举行的救灾工作紧急会议上提出的[13]。该文件显示,“在唐山市区、丰南区等重灾区,死亡人数为655,237人,约有7万9千人受重伤,约70万人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14]

1979年11月22日,在大连召开的全国地震会议暨中国地震学成立大会的最后一天,官方才首次披露了受灾人数。当时新华社报道,“唐山大地震中,总共死亡二十四万二千多人,重伤十六万四千多人”[15]。但具体的死亡人数有不同的说法,中国地震出版社于1982年出版的《地球的震撼》一书的数据为“242,769人死亡,164,851人重伤”[16]。中国国家地震局的几位成员于1988年出版的一本书指出,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为242,419人[17]

唐山地震遗址纪念公园记录了罹难者名单,截至2017年7月,纪念墙登记的遇难者数字为246,465人[18]

震後[编辑]

唐山抗震纪念碑
纪念唐山大地震的天津市抗震纪念碑

唐山大地震发生之时,正值毛泽东病危、文化大革命无以为继,也是国营经济濒临破产、集权政治最不稳定的时期,但是仍然尽全力集中全国力量进行救灾,在通讯极度落后的条件下,解放军赶赴灾区,并动员全国的医疗资源进行救援,但是受限于客观条件,救援效果并不好。[19]

当时中国虽然立即展開救灾工作,但由于极左势力惧怕和排斥外国的影响,以“自力更生”为名,拒绝国际援助[20]。当时主管意识形态的四人帮成员兼政治局委员姚文元甚至说:“不能拿救灾压批邓,唐山大地震才死几十万人有什么了不起,批邓是八亿人的事。”[21]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正式改革開放之後,唐山市最终得以重建,目前唐山是河北省经济总量最大的城市。

2016年7月28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重访唐山,出席大地震四十周年纪念活动并向遇难者献花。[22]

2020年7月12日早晨,唐山發生5.1級地震,為近五年來最大震級,唐山市應急管理局稱此次地震為唐山大地震的餘震[23]

改編作品[编辑]

文學作品[编辑]

  • 1986年:《唐山大地震》,錢鋼報告文學
    • 因其序言《我和我的唐山》被選為香港中學會考中國語文課的範文,而廣為香港人認識。
  • 2006年:《唐山警世录─七‧二八大地震漏报始末》,张庆洲报告文学,ISBN 7-208-06038-X
    • 因揭露了地震前预报工作的不力,而被国家地震局和唐山市委要求封禁。
  • 2010年:《唐山大地震》,關仁山、王家惠著,新世界出版社6月初版,ISBN 9787510409370
  • 2013年:《唐山大地震》,張翎著,廣東花城出版社1月初版,ISBN 9787536066380

影視作品[编辑]

参见 [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1.0 1.1 1.2 1.3 M 7.5 - Tianjin-Hebei border region, China; 1976-07-27 19:42:54 (UTC); 39.570°N 117.978°E; 23.0 km depth. 美國地質調查局官方網站.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0). 
  2. 2.0 2.1 2.2 2.3 M 7.4 - Hebei, China; 1976-07-28 10:45:35 (UTC);39.664°N 118.401°E;26.0 km depth. 美國地質調查局官方網站. 
  3. 3.0 3.1 3.2 Stoltman, Joseph P. Lidstone, John. Dechano, M. Lisa. [2004] (2004).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 On Natural Disasters. Springer publishing. ISBN 1-4020-2850-4
  4. Zschau, Jochen. Küppers, Andreas N. [2003] (2003). Early Warning Systems for Natural Disaster Reduction. ISBN 3-540-67962-6
  5. 唐山地震死亡人数是如何公布的--文化--人民网. 人民网. [2019-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7). 
  6. 6.0 6.1 Roza, Greg. [2007] (2007). Earthquake: True Stories of Survival. The Rosen Publishing. ISBN 1-4042-0997-2
  7. 李玉林:飞车进京向中南海报告唐山地震
  8. neic.usgs.gov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4-12-29.
  9. 9.0 9.1 王瓒玮. 唐山大地震40年:从死亡人数到天灾还是人祸仍是一地鸡毛. 界面. 2016-07-28 [2019-02-06]. 
  10. Spignesi (2005, pp. 47–48) quotes from a geocities.com webpage of "Dr. George" that is no longer available. Spignesi quotes Pararas-Carayannis as saying that, in the 1556 earthquake, "in some counties the average death toll was 60 percent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and that it was reasonable to expect a similar proportion of deaths at Tangshan since the magnitudes were similar (assuming that the intensity of ground-shaking was also similar), and "since construction standards for this rural area had not changed significantly" (Spignesi 2005,pp.47–48). However, that premise is false: the large death toll in Shaanxi (Shensi) has been attributed to the yaodong style of construction peculiar to that region, where rooms, and entire buildings, are carved out of a thick layer of soft sediments (loess) that blankets the region, leaving walls of weak material similar to adobe to support the roof (Golany 1992,pp.7,1).
  11. The China Earthquake of 1976, [18 July 2018] .
  12. UPI: Pacific Stars and Stripes, 7 August 1976, p. 11.
  13. UPI: reported in The Redlands (California) Daily Facts, 5 January 1977, p. 5.
  14. Quake Toll in China Put at 655,000 In Report Said to Come From Area. The New York Times. 1977-01-05 [2019-02-06]. 
  15. 唐山地震死亡人数是如何公布的. 人民网. 2016-07-28 [2019-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7). 
  16. 林泉. 地球的震撼. 中国地震出版社. 1982. 
  17. Chen 等人 1988.
  18. 唐山地震纪念墙上的新名字:每个名字,都是一块墓碑. 新华网. 2017-07-29 [2019-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7). 
  19. Chang, Jung. [2003] (2003). Wild Swans: Three Daughters of China. Simon and Schuster. China. ISBN 0-7432-4698-5
  20. Spence, Jonathan. [1991] (1991). 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 W. W. Norton & Company. ISBN 0-393-30780-8
  21. Palmer, p. 189, quoting from Jiaqi Yan,Gao Gao translated and edited by D.W.Y. Kwok., Turbulent Decade a History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96), p. 514.
  22. 习近平出席唐山大地震40周年纪念活动,凤凰新闻2016年7月28日。
  23. 唐山市當局稱今早5.1級地震屬1976年大地震餘震 - RTHK. [2020-07-13] (中文(臺灣)). 

来源[编辑]

其他主要參考:

  • 《一九七六年唐山地震》,國家地震局編輯組 編,地震出版社1982年8月初版
  • 《唐山大地震》,錢鋼 著,解放軍文藝出版社1986年4月初版,香港新秀出版社1986年8月初版
  • 《唐山大地震》,錢鋼 著,香港中華書局1996年7月初版,ISBN 962-231-872-X
  • 《唐山大地震》(增訂圖文本),錢鋼 著,香港中華書局2004年11月初版,ISBN 962-8820-60-5
  • 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紀念版)》,錢鋼 著,當代中國出版社2005年5月初版,ISBN 7-80170-385-5
  • 《唐山警世錄:七‧二八大地震漏報始末》張慶洲 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1月初版,ISBN 7-208-06038-X 本書因揭露地震漏報事宜,在唐山大地震30周年前夕遭中宣部封殺,餘刊禁止銷售。
  • 《唐山警世錄:七‧二八大地震漏報始末》張慶洲 著,香港星克爾出版有限公司2006年8月初版,ISBN 988-98295-7-6
  • 唐山大地震親歷記馮驥才陳建功著,團結出版社2001年3月初版,ISBN 7-105-03139-5
  • 《四天四夜:唐山大地震之九死一生》李潤平 著,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出版社2006年3月初版,ISBN 7-81078-645-8
  • 真相終見天日》胡化 著,載於明報月刊2006年7月號。
  • 《我們為甚麼未能預報唐山地震》原國家地震局副局長查志元著,載於明報月刊2006年8月號。
  • 《正視歷史是最好的紀念─唐山地震臨震漏報事件之我見》錢鋼 著,出處同上。
  • 《唐山大地震》(特別增訂本),錢鋼 著,香港中華書局2008年10月初版,ISBN 978-962-231-045-2
  • 《從失學少年到太空科學家:劉漢壽回憶錄》- 第15章、衛星漏報中國唐山大地震之歷史真相,作者:劉漢壽,出版社:秀威資訊,出版日期:2010年5月1日,ISBN 9789862214404
  • Chen, Yong; Tsoi, Kam-Ling; Chen, Feibi; Gao, Zhenhuan; Zou, Qijia; Chen, Zhangli (编), The Great Tangshan Earthquake of 1976: An Anatomy of Disaster, Oxford: Pergamon Press: 153, 1988, ISBN 978-0080348759, LCCN 88005916 .
  • Spignesi, Stephen J., Chapter 15: The 1976 Tangshan, China, Earthquake, Catastrophe!: The 100 Greatest Disasters of All Time, 2005, ISBN 978-0-8065-2558-7 .
  • Golany, Gideon S., Chinese Earth-Sheltered Dwellings: Indigenous Lessons for Modern Urban Design,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92, ISBN 978-0-8248-1369-7 .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