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戒严

来自反共维基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背景[编辑]

5月13日开始,部分学生在天安门广场绝食。绝食口号:“不是动乱,立即平反!马上对话,不许拖延!为民绝食,实属无奈!世界舆论,请声援我们!”

15日至18日,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一行人访华,这是自1959年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访华以来苏联最高领导人对中国的第一次访问[1]

15日下午,首都2万名知识分子上街游行,声援学生[2]:79。游行至天安门广场宣读部分知识分子联署发表的《五一六声明》。

16日,数十万各界人士到天安门广场声援绝食学生[3]

16日下午赵紫阳在会见戈尔巴乔夫时谈到邓小平在党内的地位,17日《人民日报》报道此次会见时,提到“在最重要的问题上,仍然需要邓小平同志掌舵”。

16日晚,赵紫阳通知当晚10点召开常委会,讨论发表以五位常委的名义劝说学生停止绝食的公开讲话[4]:37。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和中共元老杨尚昆、薄一波参加了这次中央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临散会时,赵第一次在政治局常委的会议上,正式提出了修改4·26社论定性的问题[4]:38。李鹏表示四二六社论基本上是根据小平同志25日的讲话精神起草的,社论里“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这是摆在全党全国各族人民面前的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是按邓的原话写的,不能动[5]:430-431。会议决定:一,鉴于目前局势非常紧急,于五月十七日向小平同志进行全面汇报,听取小平同志和其他老同志的意见;二,同意由赵紫阳同志代表政治局常委向天安门广场的绝食学生发表书面讲话,会后马上播发[5]:431

17日,首都各界百余万人大游行。根据北京市委办公厅事后出版的《1989’北京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纪事》记录的数据:10:15,天安门广场约有20万人[2]:84;14:00,天安门广场约35万人[2]:84;截止17:00,天安门广场及东、西长安街流行队伍人数约40万人左右[2]:84。据国家教委高教司搜集的资料,这一天“游行队伍中,攻击邓小平的横幅、标语急剧增多”[6][7]

17日上午,天安门广场“学运之声”广播站播出严家其(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首任所长)、包遵信(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等人联名发表的《5·17宣言》,并发动知识分子签名[5]:460-461。《宣言》矛头直指邓小平,并呼吁继续坚持非暴力抗议的精神。

以下內容整段摘自6月30日北京市市长陈希同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所作的《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

第二天,严家其、包遵信等人就发表了极其猖狂恶毒的《5·17宣言》。他们咒骂说:“由于独裁者掌握了无限权力,政府丧失了自己的责任,丧失了人性”,“清王朝已经死亡76年了,但是,中国还有一位没有皇帝头衔的皇帝,一位年迈昏庸的独裁者”。他们毫无掩饰地说,“昨天下午,赵紫阳总书记公开宣布,中国的一切决策,都必须经过这位老朽的独裁者”。他们声嘶力竭地叫嚷:“老人政治必须结束!独裁者必须辞职!”

当天,《人民日报》社、理工大学研究生、化工部化学研究所的队伍经过北京市委门前时高喊“北京市委,谎报军情,欺骗中央,罪责难逃”[2]:85[8]:193。当时及事后均有一种观点认为,是北京市委、教委夸大事实、谎报军事,欺骗了邓小平。

决定戒严[编辑]

《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中提到:

5月17日,邓办通知赵紫阳[4]:38、李鹏[9]:66等人到邓处开会。下午4时,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在邓小平家召开。出席会议的有邓小平,政治局常委五人: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以及按惯例列席常委会的杨尚昆、薄一波。万里因出国未能列席。[10]:98[9]:66

赵紫阳称,现在唯一能够立即见效的,就是必须对社论定性松一下口[4]:38。李鹏坚决反对,认为四·二六”社论是正确的[9]:67,并把学潮升级的责任归结为赵5月4日在亚银的讲话[4]:39。姚依林也认为这场动乱是赵紫阳的错误造成的[9]:67[4]:39。胡启立主张修改社论[4]:39。杨尚昆认为现在学生斗争的目标已指向邓小平,不能从《社论》后退[9]:67[4]:39。乔石的观点与“四·二六”社论基本一致[9]:67[5]:45[註 1]

邓小平发言称社论是正确的,转折点是赵紫阳5月4日的讲话。不能一闹就让,对于中国搞自由化的人,永远不会满足,除非共产党垮台。你越让,他就越要闹。邓小平提议戒严,李鹏和姚依林同意戒严,乔石点头同意,赵紫阳反对,胡启立对目前局势感到忧虑,他说中央的同志与广大群众想得差的太远了。赵紫阳表示,对于常委大多数人的意见,只能组织服从,但保留意见。

邓小平指定戒严的事由李鹏、乔石、杨尚昆主持,卫戍区、公安、武警参加外,还有调一些部队进北京。邓警告戒严一事,在公布以前要绝对保密,以便军队顺利进入北京。

戒严准备[编辑]

会议结束后,林鹏提议晚8时常委再次开会,落实戒严措施。这次会议在中南海举行,胡啟立亦表示他並不願意實施戒嚴,但相對的李鵬以及姚依林都表態支持宣布戒嚴的決定。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喬石則提到雖然他反對政府再做出進一步的讓步,但是他本人並不認為實施戒嚴為解決這一問題的有效方法[11]。而楊尚昆和薄一波則強烈要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必須遵循鄧小平的命令[11]

会议决定,5月19日召开在京的党政军干部动员大会,由赵紫阳主持,但遭到赵的拒绝。北京戒严时间初步定在从21日开始。军队的调动则由尚昆同志具体安排。

18日早上,邓小平召集中共元老陈云、李先念、彭真、邓颖超、 杨尚昆、薄一波、王震,政治局常委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军委委员洪学智、刘华清、秦基伟等开会。向元老们通报戒严决定和戒严部署。

上午,杨尚昆举行了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传达中央常委关于戒严的决定。

实施[编辑]

戒严令发布时间原定于5月21日,但由于在开会前北京戒严的消息已经外泄,为了防止意外,中共临时决定将北京开始实施戒严的时间提前。5月20日清晨,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的命令》,全文如下:[12]

同日,根据国务院戒严命令,北京市人民政府发布政府令,规定了戒严的区域和措施,规定外国人必须遵守戒严命令,规定对中外记者的采访报道实施限制 [13][14]

5月22日,北京市人民政府、戒严部队指挥部联合发布《北京市人民政府、戒严部队指挥部关于尽快恢复首都正常秩序的通告》。

该命令宣布即日10时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为六四天安门事件的重要组成部分,该戒严令直到1990年1月11日才由李鹏签署《国务院关于解除在北京市部分地区戒严的命令》正式解除。[15]

参考文献[编辑]

  1. 《改革历程》中称乔石没有明确表态[4]:39
  1. 蔡翔,孔一龙. 20世纪中国通鉴 1977.4-1994.6. 北京:改革出版社. 1994-11: 608. ISBN 7-80072-610-X. 
  2. 2.0 2.1 2.2 2.3 2.4 中共北京市委办公厅 (编). 《1989’北京制止动乱平息反革命暴乱纪事》. 北京日报出版社. 1989年7月. 
  3. 《首都高校学生绝食进入第四天 数十万各界人士昨天到天安门广场声援 阎明复到现场诚恳地劝说绝食学生返校》. 《人民日报》. 1989年5月17日. 
  4.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赵紫阳. 《改革历程》. 香港新世纪出版社. 2009年5月9日. 
  5. 5.0 5.1 5.2 5.3 张良. 《中国“六四”真相》. 明镜出版社. 2001年. 
  6. 国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 (编). 《惊心动魄的56天》. 大地出版社. 1989年8月: 第128页. 
  7. 严家其、包遵信等人联名发表《五一七宣言》. 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 
  8. 张万舒. 《历史的大爆炸:六四事件全境实录》. 天地图书有限公司. 
  9. 9.0 9.1 9.2 9.3 9.4 9.5 李鹏. 《李鹏“六四”日记》. 西点出版社. 2010年. 
  10.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六卷 高层变局 (kindle版). 公民社. 2019年7月. 
  11. 11.0 11.1 黎安友. On the Tiananmen Papers. 美國華盛頓特區: 《外交政策》. 2002年: 第22頁 [2013-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16) (英语). 
  12.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關於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的命令》. 中國北京: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1989-05-20 (中文(简体)). 
  13. 北京市人民政府令》. 中國北京: 北京市人民政府. 1989-05-20 (中文(简体)). 
  14. 人民網. 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89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7-09-05 [2013-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15) (中文(简体)). 
  15. 25周年特辑:六四始末之三——戒严之都. BBC. 2014-05-22 [2017-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7). 

编辑需知[编辑]

  • 关于中共的常委会上每个人究竟说了什么、态度如何,各个消息来源说法不一,一切表述都只能算是外界的合理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