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

出自反共维基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中共政府時任領導人[編輯]

鄧小平是領導核心,時任中央軍委主席。5月16日晚趙紫陽會見戈巴契夫時講到鄧小平在黨內地位[1]。趙紫陽的原話為[2][3]

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趙紫陽李鵬喬石胡啟立姚依林

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並任中共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

時任國家主席楊尚昆 ,並任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是1982年恢復國家主席後唯一一任非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擔任的國家主席。

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

時任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 主任:陳雲 ;副主任:薄一波、宋任窮。

戒嚴令形成過程[編輯]

5月16日晚上,北京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絕食請願的第3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召開緊急會議,與會者有中共中央政治局的5名常委,以及有權列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的中共元老楊尚昆、薄一波。這次緊急會議做出了兩項決定:第一、鑒於目前局勢非緊急,於5月17日向小平同志進行全面的情況江報,聽取小平同志和其他老同志的意見;第二、同意由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向絕食請願的學生發表書面講話,書面發言稿會後馬上播發[5]:10

5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鄧小平的住所召開會議[6][7]。在這次會議上趙紫陽不斷讓步的處理方針遭到了其他成員的批評,其中李鵬和鄧小平宣稱趙紫陽於5月4日發表的和解談話使得學生不再懼怕中國政府[7]。鄧小平警告說如果北京市進行中的抗議活動不迅速平息的話,意味著中國將冒著經歷另外一次內戰或者是文化大革命的風險,而他的意見亦得到其他保守派的支持[8]。鄧小平隨後表示應該宣布戒嚴以表達政府無法容忍抗議活動持續進行的立場[9]

同日傍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在中南海制定有關戒嚴之計劃,期間趙紫陽表示由於無法實施戒嚴而準備辭去職務[10],同時他也不確定由中央政治局常委投票做出的戒嚴決定是否具有法律約束力[11]。之後胡啟立亦表示他並不願意實施戒嚴,但相對的李鵬以及姚依林都表態支持宣布戒嚴的決定。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喬石則提到雖然他反對政府再做出進一步的讓步,但是他本人並不認為實施戒嚴為解決這一問題的有效方法[12]。而楊尚昆和薄一波則強烈要求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必須遵循鄧小平的命令[12]

5月1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與軍方領導人以及中共黨內元老會面。鄧小平親自主持會議,並表示:實施戒嚴是唯一的選擇,在這次會議上鄧小平宣布他「錯誤地」選擇胡耀邦和趙紫陽擔任他的繼任者,並且決定從此將趙紫陽隔除在高層領導會議外。鄧小平還誓言要強硬處理趙紫陽的支持者,並且對此開始進行宣傳工作[6]

戒嚴令發布時間原定於5月21日,但由於在開會前北京戒嚴的消息已經外洩,為了防止意外,中共臨時決定將北京開始實施戒嚴的時間提前。5月20日清晨,國務院發布《國務院關於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的命令》,決定自1989年5月20日10時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組織實施,並根據實際需要採取具體戒嚴措施[13]

同日,根據國務院戒嚴命令,北京市人民政府發布政府令,規定了戒嚴的區域和措施,規定外國人必須遵守戒嚴命令,規定對中外記者的採訪報導實施限制 [14][15]

5月22日,北京市人民政府、戒嚴部隊指揮部聯合發布《北京市人民政府、戒嚴部隊指揮部關於儘快恢復首都正常秩序的通告》。

軍隊調動過程[編輯]

相關條目:六四清場中國人民解放軍對六四清場的抵制

4月22日,第38集團軍(隸屬於北京軍區,軍部駐地在河北省保定市)奉命出動共 8986 名官兵乘坐409輛軍車緊急赴京[5]:86,配合北京衛戍區 [5]:432、北京市公安局、武警部隊北京市總隊完成胡耀邦追悼會的警戒任務[16]。 四二六社論發表後,第38軍被第二次召集到北京,總共 5100 名官兵乘坐 234 輛軍車赴京,加入北京衛戍區的部隊,集結在天安門廣場。[5]:86四二七遊行時,幾十萬學生從校園中走出,加入遊行隊伍,並聚集在北京的中心地帶,但沒有進入廣場[5]:86

5月18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與軍方領導人以及中共黨內元老在鄧小平住處開會決定,由楊尚昆負責,立即部署軍隊在北京市區實施戒嚴的行動計劃,成立解放軍戒嚴部隊指揮部[5]:12

5月18日下午,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兼秘書長楊尚昆主持召開了中央軍委會議,會議決定成立解放軍戒嚴部隊指揮部,劉華清任總指揮,遲浩田(時任解放軍總參謀長)、周衣冰(時任北京軍區司令員)任副總指揮。擬定中央軍委調兵命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 89 條第 16 項的規定,國務院決定「自1989年5月21日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為配合完成這次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的任務,茲命令北京軍區的北京衛戍區、第 24 集團軍、第 27 集團軍、第 28 集團軍、第 38集團軍、第 63 集團軍、第 65 集團軍,瀋陽軍區的第 39 集團軍、第 40 集團軍,濟南軍區的第 54 集團軍、第 67 集團軍的有關部隊分別於5月19日、20日自駐地進駐北京地區的有關目的地。」[5]:17

大部分進京部隊主要乘坐軍車,向北京摩托化開進。第39集團軍(軍部駐地在遼寧省營口市)以乘坐軍用火車專列和摩托化開進兩種方式進京[5]:30-31

部分軍隊直接空運至北京南郊的南苑機場,包括[5]:30-31

  • 空降兵第15軍,所屬部隊分別從第43旅所在的河南開封,第44旅所在的湖北省廣水縣的軍用機場登機。
  • 第12集團軍,軍部駐地在江蘇省徐州市,乘坐緊急徵調的各種軍用、民用飛機,從徐州市多個軍用機場空運進京。
  • 第26集團軍下屬步兵第138師,師部駐地在濰坊市,同部分集團保障分隊,乘坐緊急徵調的各種軍用、民用飛機,從濰坊的軍用機場空運進京。

5月20日清晨,國務院正式宣布實施戒嚴。然而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部隊進入城市後隨即30-遭到大量集結的群眾攔阻,在受到大量群眾包圍軍車隊伍並且阻止其進退的情況下使得部隊在郊區無法繼續前進[17][18]。抗議群眾也紛紛向士兵發表演講並且呼籲後者加入他們的行動,同時示威群眾還提供士兵食物、飲用水和相關用品。此外葉飛張愛萍蕭克楊得志陳再道李聚奎宋時輪 七位上將致函戒嚴部隊指揮部和中央軍委,呼籲軍隊不能鎮壓群眾,建議不要讓軍隊入京,強調「人民解放軍的槍口不能對著人民群眾」。[19]

在部隊遲遲無法向城市內部推進的情況下,中央軍委於5月24日下令所有軍隊撤退至各個城市外的基地駐紮著[20][21]。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仍然不斷於中國各地調動部隊以準備展開之後的行動[22]

6月1日晚至6月2日,第65集團軍、第27集團軍、第63集團軍(含步兵第187師,步兵第188師的2個團)接到命令,提前秘密進駐天安門西側人民大會堂待命。這些部隊化整為零,身著便裝,不攜帶武器,以徒步或乘坐地鐵、公交等方式,陸續抵達人民大會堂。但亦有一些軍人被群眾發現,圍堵在各處。軍隊以部隊交通車裝運軍裝、武器補給等,外表偽裝成正常的公交車,運送至人民大會堂。

6月2日,第24集團軍接到命令,進駐天安門廣場東側公安部機關大院待命。2日晚,部隊乘車從駐紮的順義縣、通縣出發,3日凌晨前後陸續抵達北京近郊的半壁店,在此全部下車,分成多路徒步前進。群眾發現後,數十輛摩托趕來沿街召喚民眾,傳遞信息。各路官兵遭到層層攔堵,大部分於當晚進入機關大院。步兵第70師有兩千多人被數倍的群眾包圍在東長安街北京飯店東側大街上,群眾不斷地將被圍困部隊進一步分割包圍。其中的208團,被分割包圍在30多個地方。天亮以後,群眾自發地為這些官兵提供了水和食物,士兵所屬部隊和部分政府官員積極交涉,陸續將這些士兵領走。

6月3日下午一時許,第27集團軍一輛滿載槍枝彈藥的公交車,行駛至西長安街六部口時,被群眾發現並攔截[23]。有民眾試圖分發槍枝,被趕來的學生勸阻制止。《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提到「車上的槍枝彈藥如被搶走或發生爆炸,後果不堪設想。」也從側面證明了沒有武器被搶走。第65集團軍奉命走出人民大會堂,試圖前往六部口奪回武器,但被群眾包圍,未能到達。從新華門衝出來一百多防暴警察,使用催淚瓦斯驅散群眾[23]。由公安接管了武器彈藥,並運往海軍總醫院。

參考文獻[編輯]

  1. 对比新闻:谁在六四前出卖了邓小平?. 美國之音. 2010-08-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10-23). 
  2. 戈尔巴乔夫谈赵紫阳. 博訊網. 2005-04-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9-22). 
  3. 中国六四真相 - 赵紫阳戈尔巴乔夫会晤. 禁書網. [2017-03-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4. (六四)血與火的考驗(第一集:禍國殃民的動亂), [2024-04-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4-04-04) (中文(中國大陸)) 
  5.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吳仁華. 《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 真相出版社. 2009年. ISBN 978-0982320389 (中文(繁體)). 
  6. 6.0 6.1 張剛華. 《李鵬六四日記真相》. 中國香港: 澳亞出版有限公司. 2010年. ISBN 978-1921815003 (中文(繁體)). 
  7. 7.0 7.1 黎安友. On the Tiananmen Papers. 美國華盛頓特區: 《外交政策》. 2002年: 第18頁 [2013-1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0-16) (英語). 
  8. John Delury. Tiananmen Square Revisited. 世界報業辛迪加英語Project Syndicate. 2009-05-20 [2013-1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11-25) (英語). 
  9. 黎安友. On the Tiananmen Papers. 美國華盛頓特區: 《外交政策》. 2002年: 第20頁 [2013-1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0-16) (英語). 
  10. 五,赵紫阳下台. 新生網. [2013-1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7-15) (中文(簡體)). 
  11. 趙紫陽. 《改革歷程》 [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 Secret Journal of Premier Zhao Ziyang]. 美國紐約: 西蒙與舒斯特. 2009-05-19: 第10頁 [2013-12-28]. ISBN 978-1439149386 (英語). 
  12. 12.0 12.1 黎安友. On the Tiananmen Papers. 美國華盛頓特區: 《外交政策》. 2002年: 第22頁 [2013-1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10-16) (英語). 
  13.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關於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的命令》. 中國北京: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 1989-05-20 (中文(簡體)). 
  14. 北京市人民政府令》. 中國北京: 北京市人民政府. 1989-05-20 (中文(簡體)). 
  15. 人民網. 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89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 2007-09-05 [2013-1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2-15) (中文(簡體)). 
  16. 鋼鐵的部隊:陸軍第38集團軍軍史. 解放軍文藝出版社. 1993年. 
  17. 高航. 历程:奉命执行北京市部分地区戒严任务. 新華網. [2014-0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8-23) (中文(簡體)). 
  18. Тяньаньмэнь: 20 лет назад. Права человека в России. 2009-06-02 [2014-01-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07) (俄語). 
  19. 六四32|七上將上書反對鎮壓始末. 香港01. [2022-03-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5-16). 
  20. Antony Thomas. Watch The Full Program Online. 《前線》. 2006-04-11 [2013-1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16) (英語). 
  21. Secretary of State's Morning Summary for 3 June 1989. 喬治華盛頓大學. 1993-08-30 [2013-1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5-15) (英語). 
  22. 卜正民. Quelling the People: The Military Suppression of the Beijing Democracy Movement. 美國帕羅奧圖: 史丹福大學出版社. 1998-12-01: 第80頁至第82頁 [2013-12-28]. ISBN 978-0804736381 (英語). 
  23. 23.0 23.1 六四30周年特辑之四:开枪镇压 喋血长安街. BBC. 

本頁面大部分內容來自維基百科同名條目:六四事件

編輯需知[編輯]

六四事件相關的細節內容在維基百科經常遇到來源可靠性問題,被刪除或打上可靠譜質疑,事件各方(高層、軍方、學生等)有不少回憶文章或採訪等第一手資料。因此,本維基的相關條目主要有兩個工作:展示總結已有研究成果和查找標註參考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