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公社

出自反共维基
尼克森訪華時參觀四季青人民公社

人民公社社會主義國家為過往的社會制度,在中國大陸屬於一種「政社合一」組織,分為「農村人民公社」和「城市人民公社」,而以前者最為著名。人民公社為「三面紅旗」之一,1958年8月在毛澤東的肯定下,人民公社運動在中國大陸迅速推廣。[1][2][3][4]

人民公社既是生產組織,也是基層政權,其核心是生產隊,普遍存在的時期為1958年至1984年。[1][4][5]其中,農村人民公社屬於當時計劃經濟體制下,農村政治經濟制度的主要特徵,即農村計劃經濟時代。隨着市場經濟的建立而解體,人民公社全部被鄉級行政區取代,人民公社運動失敗。[4][6][7]這一段時期(特別是1978年改革開放前),中國農村經濟和農民生活沒有多少實質性的改善,但卻產生了較為嚴重的問題,農民失去了生產資料所有權,嚴重傷害了農民的生產積極性,農業生產陷入困境之中。[1][2][3][4]

歷史沿革[編輯]

名稱由來[編輯]

「人民公社」這個名詞,就是劉少奇與另外幾個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在閒聊中產生的。據劉少奇1958年11月7日在鄭州會議上的講話回憶,大致是1958年4月,在赴廣州的火車上,劉與周恩來陸定一(時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鄧力群閒聊,「吹半工半讀,吹教育如何普及,另外就吹公社,吹烏托邦,吹過渡到共產主義」;在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劉又講了半工半讀與生活集體化,並要北京和天津先搞試驗[8]。1958年8月上旬,毛澤東河北河南山東等地視察,與當地的負責人談到「小社」拼「大社」的問題。毛澤東說道:「看來『人民公社』是一個好名字,包括工、農、兵、學、商,管理生產,管理生活,管理政權。『人民公社』前面可以加上地名,或者加上群眾喜歡的名字。」

毛澤東還總結人民公社的特點:「一曰大,二曰公」。在山東時,當地負責人詢問「大社」叫什麼名稱時,毛澤東說:「還是叫人民公社好,它的好處是:可以把工、農、商、學、兵合在一起,便於領導。」這些消息見報後,全國各地紛紛效仿,四處響起「人民公社好!」「人民公社萬歲!」等口號;而「人民公社好」被人民網評為中共黨史上的80句口號之一[9]

時間表[編輯]

10周年國慶的銀川遊行標「人民公社萬歲

1958年,在人民公社化運動中由農業生產合作社聯合而成,一般一鄉建立一社。1958年6月,嵖岈山衛星人民公社成為中國第一個人民公社[10]

1958年8月,毛澤東視察河北、河南、山東時,提出「還是辦人民公社好。它的好處是可以把工、農、商、學、兵合在一起,便於領導。」之後,農民公社在中國大陸迅速推廣、興盛。[1][2][4]

1958年9月,螞蟻島人民公社成立[11]。1958年12月,中國共產黨第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在武漢召開,決定把決策中心由公社轉回到生產一級,作為核算、收稅和分配收入的基本單位,不再強調吃飯不要錢,工資重新按勞動量和所掙工分支付。

1960年,農業危機加劇,公社權力又進一步分散到平均20-40戶組成的生產隊,作為基本單位。自留地發還,食堂解散。到1962年,因為規模縮小,公社數目從大約24000個增加到74000個。[12]

1962年起,實行生產資料分別歸公社、生產大隊生產隊三級組織所有,以生產隊的集體所有制經濟為基礎的制度。生產隊是人民公社的基本核算單位。社員參加集體生產勞動,按照各人所得勞動工分取得勞動報酬。此外,社員可種植少量自留地和經營少量家庭副業。

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為了改變人民公社制度下存在的平均主義和社員缺少經營自主權的狀況,農村普遍實行了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

1980年夏,四川廣漢縣向陽公社率先取消人民公社,恢復為向陽鄉[13]。1982年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農村建立鄉級行政區人民政府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村民委員會,基層政權機構和地區性合作經濟組織分開設立。至此,以「政社合一」和集體統一經營為特徵的人民公社遂告解體。1984年底,全國農村人民公社大部分完成了由社到鄉的轉變,僅有少數仍存在。

2009年初,號稱「中國僅存的人民公社」的河北晉州市周家莊鄉進行2008年分紅,共向12,000多社員發放近7,000萬元,人均分紅6,000元左右。周家莊鄉1949年創辦互助組,1952年建合作社,1958年建人民公社,1983年建農工商合作社。自1952年至今,合作社始終集體統一經營,體制一直未變,仍然採用工分制,已有55年歷史[14]

組織形式[編輯]

政社合一[編輯]

農民集體在食堂吃飯

農村人民公社是政社合一的組織,是中國大陸社會主義社會在農村中的基層單位。典型的人民公社由幾個高級農業生產合作社(即集體農莊)合併而成,有的公社像「區」那麼大,較小的大致相當於一個「鄉」,有4-5千戶。公社包括地方政府的各種職能,包括公安、貿易、財政、稅收、會計及計劃工作,都受中國共產黨的控制。

在人民公社內,農民的衣食住行都在公社控制之下,公社是農民政治、經濟、社會生活的實體。自留地被收回,私有物件小至鍋、盆、桌、椅都要交公。[15]所有勞力都受控制,每人每月要工作28天,婦女也有工作,兒童都送去日託,以提高工作效率。農民一度在大食堂吃飯,企圖建立按需要免費供應食物和必須品的制度。公社期望能喚起農民的主動精神,建立自給自足的地方性社會。[16]

生產隊[編輯]

人民公社的基本核算單位是生產隊。根據各地方不同的情況,人民公社的組織可以是兩級,即公社和生產隊,也可以是三級,即公社、生產大隊和生產隊。較大型的公社分為生產大隊,大隊又分為生產隊(相當於以前的農業生產合作社),也許包括半個村落。每一個農民被編入一個小組;一定數量的小組編成生產隊;生產隊之上為大隊,大概相當於今日的行政村;大隊之上是人民公社,相等於鎮或鄉的規模。

國家每年都為每個公社下達生產任務指標,公社將指標逐層下達,農民所有生產由國家計劃及統一收購,農民所需的商品則由國家分配,所謂的「統購統銷」的制度。所有的生產過程由集體支配,非農民個人決定的。農民所得是由工分決定,工分的價值是整隊大隊減去上繳國家及公社福利開支的平均數。

社隊企業[編輯]

人民公社產生了社隊企業,也就是鄉鎮企業的前身。當時的模式是國有大型企業滿足國家計劃之外,多餘生產的產品就近銷售到附近企業,其中包括社隊企業,包括如電子產品機床、鋼鐵等。透過小型社隊企業自行組裝及研製可適應當地的型號,在70年代農業機械化時期,同一型拖拉機在全國範圍內共有上百種適用於不同地形的型號。社會企業還搞「五小企業」,自製各類輕工業產品,土洋結合。

歷史影響[編輯]

正面[編輯]

人民公社社員在公社食堂免費吃飯。糧食儲備被吃光後,公社食堂也隨之解散。
人民公社育幼院

負面[編輯]

  • 農民工作過度:人民公社使農民都工作過度,筋疲力盡。平均主義的工資制度,即按需計酬,降低了勞動生產率。
  • 挫低勞動積極性:由於沒有直接反饋,集體化生產挫低了人們的積極性,管理不善,歸於失敗。
  • 導致食品短缺:人民食堂需要將農民私有的糧食全部收繳,統一烹調之後再按需分配給所有公社社員。有人將之形象化地稱為吃大鍋飯。然而,由於大量浪費,公社食堂有限的糧食儲備被迅速消耗完畢,導致了隨後的食品短缺。
  • 內捲化(過密化)
  • 經濟倒退:三年困難時期;1960年後,經濟倒退,工業停頓,交通運輸癱瘓,1960年的國民生產總值可能下降了1/3,普遍營養不良,有人餓死。[17]
  • 貧富差距依照與權力中心的距離而產生。
  • 由於農民所得並不直接與個人付出成正比,出現所謂「平均主義」的風氣。
  • 類似於蘇聯農業集體化後的產量下降。耕種公地的結果是農民們沒有直接的責任感,生產積極性不高,發生了社會懈怠現象[18]。當個體認為自己的工作已湮沒在團體之中,就會在團體中懈怠下來[18]。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在實行包產到戶後糧食產量大幅提高。

相關書籍[編輯]

  • 《人民公社好》
  • 《文革那些事兒》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1.0 1.1 1.2 1.3 第十章 人民的地狱(下)——“人民公社”带给人民更大的灾难. 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 [2019-11-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0-25). 
  2. 2.0 2.1 2.2 正确认识人民公社历史. 鳳凰網. [2019-11-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3-12). 
  3. 3.0 3.1 王克明:冯友兰临终谈毛泽东. 騰訊網. [2019-11-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6). 
  4. 4.0 4.1 4.2 4.3 4.4 人民公社如何从兴起到解体. 中國改革信息庫. [2019-11-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6). 
  5. 人民公社时期的生产大队、生产队、生产小队. 中共浙江省委黨史研究室. [2019-11-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5-12). 
  6. 徐俊忠:毛泽东时期农村人民公社失败的原因探讨. 察網. [2019-11-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6). 
  7. 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失败原因探析. CNKI學問. [2019-11-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1-16). 
  8. 薄一波:若干重大決策與事件的回顧,下,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第731—732頁
  9. “人民公社好”. [2007-08-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7-08-14). 
  10. 李漠. 第一个与最后一个"人民公社". 《小康》. 2007-11-22 [2010-06-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2-19) (中文(中國大陸)). 
  11. 黃雷. 蚂蚁岛:全国第一个人民公社. 浙江畫報. 2007-08-07 [2010-06-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12-19) (中文(中國大陸)). 
  12. Fairbank:《美國與中國》,頁302。
  13. 首摘“人民公社”牌子的历史细节. 
  14. 中国仅存人民公社年底分红. 河北青年報. [2009-01-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1-19) (中文(中國大陸)). 
  15. Fairbank:《美國與中國》,頁301-302。
  16. Fairbank:《美國與中國》,頁302。
  17. Fairbank:《美國與中國》,頁302-303。
  18. 18.0 18.1 黃希庭. 第四节 社会影响. 心理学导论(第二版). 人民教育出版社. 2007 [2013-07-21]. ISBN 97871072045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12-25). 

來源[編輯]

書籍
  • J. King Fairbank(費正清)著,張理京 譯:《美國與中國》(北京:商務印書館,1987年).
  • 徐明旭:《陰謀與虔誠》.

外部鏈接[編輯]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區劃
前任:
鄉鎮
人民公社
1950年代末-1980年代初
繼任:
鄉級行政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