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困難時期

出自反共维基
維基百科中的相關條目:

中共中央及毛澤東視角下的時間線[編輯]

1953年12月初開始,中國大陸除西藏外,全國城鄉開始實行糧食統購統銷

1957年9月20日召開的中共八屆三中全會(擴大),確定1957-1958年度(1957年7月1日至1958年6月30日)糧食徵購任務847億斤;糧食銷售計劃748億斤,比上一個年度減銷90億斤。

11月13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發動全民,討論四十條綱要,掀起農業生產的新高潮》,評論指出:

有些人害了右傾保守的毛病,像蝸牛一樣爬行得很慢,他們不了解在農業合作化以後,我們就有條件也有必要在生產戰線上來一個大的躍進。這是符合於客觀規律的。1956年的成績充分反映了這種躍進式發展的正確性。有右傾保守思想的人,因為不懂得這個道理,不了解合作化以後農民群眾的偉大的創造性,所以他們認為農業發展綱要草案是「冒進了」。他們把正確的躍進看成了「冒進」。他們不了解所謂「冒進」是沒有實際條件,因而是沒有成功可能的盲目行動。而我們在1956年的躍進卻完全不是這樣,是有很多可以實現的條件,因而取得了巨大的成績。否則,就無法說明,為什麼1956年我國遭受了嚴重的自然災害,而糧食產量卻超過了大豐收的1955年一百多億斤。

各地迅速響應,全國範圍內掀起大躍進運動,組織大煉鋼鐵、修建水利。

11月18日,毛澤東在莫斯科共產黨和工人黨代表會議上的發言提到:

同志們,我講講我們國家的事情吧。我國今年有了五百二十萬噸鋼,再過五年,可以有一千萬到一千五百萬噸鋼;再過五年,可以有二千萬到二千五百萬噸鋼;再過五年,可以有三千五百萬到四千萬噸鋼。當然,也許我在這裏說了大話,將來國際會議再開會的時候,你們可能批評我是主觀主義。但是我是有相當根據的。我們有很多蘇聯專家幫助我們。中國人是想努力的。中國從政治上、人口上說是個大國,從經濟上說現在還是個小國。他們想努力,他們非常熱心工作,要把中國變成一個真正的大國。赫魯曉夫同志告訴我們,十五年後,蘇聯可以超過美國。我也可以講,十五年後我們可能趕上或者超過英國。因為我和波立特、高蘭同志談過兩次話,我問過他們國家的情況,他們說現在英國年產兩千萬噸鋼,再過十五年,可能爬到年產三千萬噸鋼。中國呢,再過十五年可能是四千萬噸,豈不超過了英國嗎?那末,在十五年後,在我們陣營中間,蘇聯超過美國,中國超過英國。[1]

1958年[編輯]

1958年2月16日,中共中央發出《中共中央關於進一步做好糧食購銷工作的指示》,其中提到:

從一九五七年七月一日起,到一九五八年一月二十日止,全國徵購的糧食已經入庫七百七十億斤,比上一個年度同期多收了三十六億斤.....銷售糧食三百七十四億斤,比上一個年度同期少銷了三十四億斤(銷售是主要是從一九五七年十月份起壓低下來的)......要掌握七百四十八億斤的銷售計劃不被突破,必須在今後五個月內比一九五七年同期少銷五十六億斤,這個任務是相當艱巨的。

......現在個別地方已經有些農民開始鬧糧,其中有些是真缺糧的,也有些是並非真正假缺糧的,這應當引起各地嚴重注意。否則春耕開始以後,有些地方又可能出現一股鬧糧的風潮,對於農業生產大躍進是極其不利的。

......有多次的事實證明,鬧糧的人只有很少數是真正的缺糧戶,多數是思想問題,或者在糧食消費方面有浪費現象。糧食問題是農村中兩條道路鬥爭的一個焦點,社會主義思想教育一放鬆,資本主義自發傾向就會抬頭,有些不缺糧的也會鬧糧。

3月8日至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在四川成都召開,時任貴州省委書記、省長周林參加了會議。根據1989年秋周林在為《茅台酒廠志》所作的序言中記述[2]

記得在1958年中共中央召開成都會議期間,我陪同毛主席去杜甫草堂。主席問我:「茅台酒現在情況如何?用的是什麼水?」我說:「生產還好,就是用的赤水河的水。」主席笑着說:「你搞它一萬噸,要保證質量。

1958年春,全國發生大面積春荒[註 1]。中央辦公廳將各地消息綜合成《關於十六個省、區發生缺糧、斷糧、鬧糧的情況和各省、區黨委提出的解決措施簡報》。《簡報》顯示多個省份缺糧斷糧嚴重,例如山東全省有67萬人斷糧,逃荒要飯的有15萬人之多;安徽有130萬人缺糧。少數地區上報發生餓死人現象,如甘肅徽縣上報餓死近800人,廣東省上報已知餓死7人[3]

《簡報》認為出現這種情況的主要原因,不是因為無糧可供,「首先是因為災區的領導幹部對糧食情況不摸底,對形勢估計不足,特別是有些幹部怕犯右傾,見喊缺糧不相信,不積極採取措施。加上有些地區供應工作本來安排不當,鬧糧情況發生後,又未迅速抓緊統銷工作,對真正的缺糧未及時供應,致使鬧糧面積擴大。」並舉例稱徽縣並非沒有糧食可用來救急。縣委因為不相信下面缺糧,把2000萬斤銷售糧和存糧「全部扣在縣上不下發,這些糧食可供應兩個半月」[3]

4月25日,中共中央轉發上述《簡報》至各省、部黨委並作出批示,批示指出:

目前全國糧食情況,包括災區在內,基本上是好的,糧食也是有的,但我們的工作中還有一些缺點。今年是農業生產和各項工作大躍進的一年,更須保證農民糧食的合理供應。現在距夏收還有一段時間,估計在這段時間內缺糧情況在某些地方還會有一定發展。

5月24日,毛澤東在一個批示中詢問山東農民缺糧情況。分管農業工作的中央書記處書記譚震林回覆中提到[3]

山東省每人(年)平均口糧360斤,少數山區是200多斤,一般說是夠吃的。去冬以來勞動強度增加,有一部分人不夠吃,這是全國的現象。糧食問題主要是增產趕不上口糧增加的需要,這個困難,估計三五年內即可能解決,即全國每人平均有一千斤糧食:口糧600斤,種籽200斤,餘糧100斤。

5月5日召開的中共八大第二次會議,正式通過了中共中央根據毛澤東的倡議而提出的「鼓足幹勁、力爭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的總路線及其基本點。

6月8日,《人民日報》登載了「河南省遂平縣衛星農業社5畝小麥平均畝產達到2105斤」的浮誇報道,成為了大躍進運動放出的第一顆畝產衛星[4] 。隨後各地陸續掀起了放小麥畝產衛星的高潮,虛報數字逐漸增大。

6月16日,《中國青年報》刊登錢學森文章《糧食畝產量會有多少?》,文章稱:

土地所能人們的糧食產量碰頂了嗎?

科學的計算告訴人們:還遠得很!今後,通過農民的創造和農業科學工作者的努力,將會大大突破今天的豐產成績。因為,農業生產的最終極限決定於每年單位面積上的太陽光能,如果把這個光能換算農產品,要比現在的豐產量高出很多。現在我們來算一算:把每年射到一畝地上的太陽光能的30%作為植物以利用的部分,而植物利用這些太陽光能把空氣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製造成自己的養料,供給自己發育、生長結實,再把其中的五分之一算是可吃的糧食,那麼稻麥每年的畝產量就不僅僅是現在的兩千多斤或三千多斤,而是兩千多斤的20多倍!

這並不是空談。舉一個例:今年河南有些特別豐產試驗田要在一畝地里收一百六十萬斤蔬菜。雖說蔬菜不是糧食,但到底是畝產一百六十萬斤!

至1958年6月30日,1957-1958年度糧食購統銷計劃最後完成情況是,徵收超額完成任務,銷售沒有超過計劃。

7月1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發表報道《我國農業生產大躍進的第一曲凱歌 夏糧增產350億斤 小麥總產量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二》,報道開頭為:

新華社30日訊 今年全國夏收糧食作物總產量初步統計比去年猛增三百五十多億斤,達到九百五十億斤上下。其中冬小麥增產二百二十多億斤達到六百四十億斤左右。我國小麥總產量已經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二位,成了僅次於蘇聯的產麥最多的國家。

7月23日,《人民日報》第6版發表社論《今年夏季大豐收說明了什麼?》,稱:

......一切認為農業產量只能按百分之幾的速度而不能按百分之幾十的速度增長的悲觀論調已經完全破產了。

擺在人們面前的鐵一般的事實向世界宣告:我國小麥產量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二位了。我國小麥增產速度是古今中外歷史上所沒有的,更是資本主義國家所望塵莫及的。

......我們知道,人是生產力中最有決定性的因素。世間一切事物中,人是最寶貴的。在共產黨領導下,只要有了人,什麼奇蹟也可以創造出來。

......美帝國主義者說我們人口多是「不堪重負的壓力」,我們要用更多的事實告訴他們,人口多,生產糧食更多。只要我們需要,要生產多少就可以生產多少糧食出來。

7月27日,雲南省委向中央上報《關於曲靖等部分地區發生腫病的報告》,指出全省有8個地區(州)、50個縣腫病者共計14萬多人,已死亡2.6萬餘人。經解剖屍體化驗,結論是營養不良性水腫[5]

8月11日,《人民日報》頭版刊登新華社消息《毛主席視察徐水安國定縣 要大家考慮糧食大增產後的新問題》,詳細報道了8月4日,毛澤東視察河北省徐水縣的經過。以下內容摘自報道原文:

中共徐水縣委第一書記張國忠向毛主席匯報說,徐水縣秋季要收十一億斤糧食。毛主席聽了很高興,問張國忠說:「你們全縣三十一萬多人口,怎麼吃得完那麼多糧食?糧食多了怎麼辦?」張國忠表示還沒有考慮到這個問題,他說,「我們只是光在考慮怎麼多打糧食哩!」毛主席指示說,還應該考慮到生產了這麼多糧食怎麼辦的問題。毛主席又指示徐水縣委要早抓明年的糧食規劃,要多種小麥、多種油料作物,種菜也要多品種,這樣來滿足人民的需要。

8月13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刊登新華社報道《麻城建國一社出現天下第一田,早稻畝產三萬六千九百多斤》。

8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北戴河會議上,作出關於在農村建立人民公社問題的決議,要求全國各地儘快地將小社並大社,轉為人民公社[6][7][8]。9月初,《人民日報》公佈了這一決議,全國迅速形成了人民公社化運動的熱潮,僅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就基本上實現了人民公社化[9]。2019年中共黨史出版社、黨建讀物出版社出版的由中國中共黨史學會組織編纂的《中國共產黨歷史系列辭典》(百度百科鎖定版本)評價農村人民公社化運動:

人民公社的基本特點被概括為「一大二公」。所謂「大」,就是規模比農業生產合作社大,基本上是一鄉一社,甚至數鄉一社。所謂「公」,就是生產資料公有化程度高。在人民公社內部,從生產資料所有、分配製度、交換關係乃至社員的生活資料都強調一個「公」字。大辦人民公社的過程,實際上成為大刮「共產風」的過程。這些所謂不斷增加「公有」成分的錯誤做法,完全違反等價交換、按勞分配原則。其結果不僅損害了群眾的利益,挫傷了社員的積極性,而且使農村生產力受到災難性的破壞。

9月下旬,毛澤東在視察安徽省舒城縣舒茶人民公社時,了解到這個公社辦起了公共食堂,已實行了「吃飯不要錢」,說道:

吃飯不要錢,既然一個社能辦到,其他有條件的社也能辦到。既然吃飯可以不要錢,將來穿衣服也就可以不要錢。[10]

人民公社建立初期,就大辦公共食堂,全國推行「吃飯不要錢」[11]。10月25日,人民日報刊發了一篇社論《辦好公共食堂》。到1958年底,全國共辦農村公共食堂340多萬個,在食堂吃飯的人口佔全國農村總人口的90%[12]

11月18日,中共雲南省委向毛澤東並中央作出檢查報告,在今年春夏之間,雲南曾發生嚴重死亡的情況。腫病至6月下旬和7月上旬發病率猛增,遍及全省70多個縣市,併兼有痢疾等流行。至10月10日止,全省累計發病38.8萬多人,死亡39721人,其中因腫病而死的佔半數。經解剖屍體及臨床治療斷定,這種病屬於混合性營養不良型水腫,病因主要是過度疲勞和營養不良[3]

1959年[編輯]

1959年1月10日,新華社《內部參考》第2681期報道[13]

河南1958年9-12月,許昌等4個專區統計,腫病15.2萬人,死亡7,465人,病死率1.65%。四川資陽縣1958年10月,腫病2,078人,死亡405人,江北縣有 198個病人,死亡24人,8月,眉山等10縣市腫病患者3,105人,死亡21人。雲南省1958年2-10月,腫病53.4萬,死亡4.5萬,甘肅1957年12月即在天水專區發現浮腫病人,徽縣1,113人因浮腫死亡,327人因乾瘦死亡,山東1958年 4月5個縣報告,11,155人腫病,死亡2人。湖南1958年1月到5月間,腫病患者達10萬餘。

4月6日,國務院秘書廳關於山東、江蘇、河南、河北、安徽五省缺糧情況及處理辦法給習仲勛(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秘書長)並總理(當時為周恩來)、副總理的報告。

4月9日,中央救災辦上報關於十五省春荒的統計表。15省至少2517萬人缺糧、斷糧,災情嚴重。

4月17日,毛澤東看到以上兩個報告,當即作出批語[14]

總理:

此件我已全部看了。建議:(一)將此件[註 2]立刻印三十份,以十五份,在三日內,在〈用〉飛機送到十五省委第一書記手收,請他們迅即處理,以救2517萬人的暫時(兩個月)緊急危機。我相信,有些地方已經或正在處理,例如山東濟寧、聊城兩專區;有些可能當地領導人還不知道情況,因而還未處理。(二)由你找人大代表中十五省在京開會代表談一次(着重五省),每人分發文件一份,如同意,請即辦。文件可安一個總題目:《十五省二千五百一十七萬人無飯吃大問題》。

毛澤東


一九五九年四月十七日下午十一時

5月18日,中共中央作出《關於在人民公社停止興辦公共食堂的決定》。

對外方面[編輯]

以下是1960年5月27日,以私人身份第一次訪問中國的蒙哥馬利,同毛澤東的對話:[15][16]

  • 蒙哥馬利(簡稱蒙):我來到中國發現西方對中國的看法完全錯誤,他們以為中國人是受壓抑的,很不愉快,餓着肚皮。事實上,大家都很愉快,滿面笑容,看起來都吃得很飽。今天我訪問了一個人民公社。社長才三十歲,他是一個很聰明、很能幹的人。他的公社辦得很好。
  • 主席:西方對我們的看法可以說是基本上錯誤的。我們的糧食還不夠。按照平均人口計算,每人每年平均只有四百公斤糧食。
  • 蒙:可是沒有人餓着肚皮。
  • 主席:這四百公斤包括口糧、種子、飼料和儲備糧。當然比過去有很大的好轉。比十年前好,比蔣介石統治時期好,就是比前幾年也好。所以西方的觀點基本上是錯誤的。
  • 蒙:可是大家還是有足夠吃的。
  • 主席:相對來說是夠的。
  • 蒙:孩子們看起來吃得很飽。
  • 主席:這是對的。
  • 蒙:所有的人看起來都很健康。
  • 主席:他們是很高興的。人們都組織起來了,為建設自己的國家和改善生活而努力。

根據阿爾希波夫(原蘇聯援華專家組總負責人,原蘇聯部長會議第一副主席,俄羅斯中國友好協會原名譽主席)回憶稱,1960年其訪華時,曾在與周恩來交談時表示,如果中國向蘇聯提出相應的請求,蘇聯是不會對中國的嚴重情況無動於衷的。周恩來表示表示感謝,說領導上將集體討論上述主意。不久,答覆說:領導上已經討論過了,決定對蘇聯同志表示感謝,但對援助表示拒絕,說自行去解決[17]

1961年1月,國民政府動用空軍往中國大陸大範圍空投了6000個裝有食物的包裹,最遠空投到了北京[18][19]

餓死人數爭議[編輯]

相關作品[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毛泽东文选》第七卷. 人民出版社. 1999年7月1日. 
  2. 李揚. 饥荒年代的“茅台跃进”. 中國新聞周刊. 2008年, (32期(總第386期)). 
  3. 3.0 3.1 3.2 3.3 杨奎松:毛泽东是如何发现大饥荒的 ?. 愛思想.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4-01-20). 
  4. 劉衛. 当年“卫星吹上天”. 2022-06-22 [2024-01-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10-24). 
  5. 當代雲南編輯部 (編). 当代云南大事纪要. 北京: 當代中國出版社. 1996: 192. 
  6. 50年前今天:全国人民公社化运动开始. 鳳凰網. 2008-08-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8-12-03) (中文).  已忽略未知參數|url-status= (幫助)
  7. 共和国的足迹——1958年:“急急忙忙往前闯”.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新華社. 2009-08-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2-01).  已忽略未知參數|url-status= (幫助)
  8. 1958年8月29日 中共中央决定在全国农村建立人民公社. 中國科學院化學研究所. 2003-08-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4-04-21).  已忽略未知參數|url-status= (幫助)
  9. 人民公社化运动. 中國改革信息庫. 潮州師範學院網. 2009-1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4-01-17).  已忽略未知參數|url-status= (幫助)
  10. 房維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大事记.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984年: 225. 
  11. 从“吃饭不要钱”到“碗里照得见人”. 湖北省人民政府.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10-24). 
  12. 舌尖上的变革 机关食堂改革发展. 杭州市機關事務管理局.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4-06-18). 
  13. 李若建《大饑荒形成過程中的體制失敗》
  14. 关于解决春荒缺粮问题的批语. 新華網.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4-06-03). 
  15.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 《毛泽东会见蒙哥马利谈话记录》. 《黨的文獻》. 2003年, (第1期): 第39–46頁. 
  16. 同蒙哥马利的谈话. 中文馬克思主義文庫. 
  17. 阎明复:《百年潮》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如何评价三年困难时期的中共. [2015-01-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1-03). 
  18. Formosa Food Air Drop On Chinese Mainland (1961), [2023-07-14] (英語) 
  19. Taiwan Drops Food on China. The New York Times CX (37776). June 28, 1961: 41 [2023-07-14] –透過TimesMachine (英語). 
  1. 春荒:春天青黃不接時出現的饑荒。
  2. 實為兩件,一件是十五省的表,一件是五省缺糧情況及處理辦法

本頁面部分內容來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