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困难时期

来自反共维基
维基百科中的相关条目:


中共中央及毛泽东视角下的时间线[编辑]

1953年12月初开始,中国大陆除西藏外,全国城乡开始实行粮食统购统销

1957年9月20日召开的中共八届三中全会(扩大),确定1957-1958年度(1957年7月1日至1958年6月30日)粮食征购任务847亿斤;粮食销售计划748亿斤,比上一个年度减销90亿斤。

11月13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发动全民,讨论四十条纲要,掀起农业生产的新高潮》,评论指出:

有些人害了右倾保守的毛病,像蜗牛一样爬行得很慢,他们不了解在农业合作化以后,我们就有条件也有必要在生产战线上来一个大的跃进。这是符合于客观规律的。1956年的成绩充分反映了这种跃进式发展的正确性。有右倾保守思想的人,因为不懂得这个道理,不了解合作化以后农民群众的伟大的创造性,所以他们认为农业发展纲要草案是“冒进了”。他们把正确的跃进看成了“冒进”。他们不了解所谓“冒进”是没有实际条件,因而是没有成功可能的盲目行动。而我们在1956年的跃进却完全不是这样,是有很多可以实现的条件,因而取得了巨大的成绩。否则,就无法说明,为什么1956年我国遭受了严重的自然灾害,而粮食产量却超过了大丰收的1955年一百多亿斤。

各地迅速响应,全国范围内掀起大跃进运动,组织大炼钢铁、修建水利。

11月18日,毛泽东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的发言提到:

同志们,我讲讲我们国家的事情吧。我国今年有了五百二十万吨钢,再过五年,可以有一千万到一千五百万吨钢;再过五年,可以有二千万到二千五百万吨钢;再过五年,可以有三千五百万到四千万吨钢。当然,也许我在这里说了大话,将来国际会议再开会的时候,你们可能批评我是主观主义。但是我是有相当根据的。我们有很多苏联专家帮助我们。中国人是想努力的。中国从政治上、人口上说是个大国,从经济上说现在还是个小国。他们想努力,他们非常热心工作,要把中国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国。赫鲁晓夫同志告诉我们,十五年后,苏联可以超过美国。我也可以讲,十五年后我们可能赶上或者超过英国。因为我和波立特、高兰同志谈过两次话,我问过他们国家的情况,他们说现在英国年产两千万吨钢,再过十五年,可能爬到年产三千万吨钢。中国呢,再过十五年可能是四千万吨,岂不超过了英国吗?那末,在十五年后,在我们阵营中间,苏联超过美国,中国超过英国。[1]

1958年[编辑]

1958年2月16日,中共中央发出《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做好粮食购销工作的指示》,其中提到:

从1957年7月1日起,到1958年1月20日止,全国征购的粮食已经入库770亿斤,比上一个年度同期多收了36亿斤.....销售粮食374斤,比上一个年度同期少销了34亿斤(销售是主要是从1957年10月份起压低下来的)......要掌握748亿斤的销售计划不被突破,必须在今后五个月内比1958年同期少销56亿斤,这个任务是相当艰巨的。

......现在个别地方已经有些农民开始闹粮,其中有些是真缺粮的,也有些是并非真正假缺粮的,这应当引起各地严重注意。否则春耕开始以后,有些地方又可能出现一股闹粮的风潮,对于农业生产大跃进是极其不利的。

......有多次的事实证明,闹粮的人只有很少数是真正的缺粮户,多数是思想问题,或者在粮食消费方面有浪费现象。粮食问题是农村中两条道路斗争的一个焦点,社会主义思想教育一放松,资本主义自发倾向就会抬头,有些不缺粮的也会闹粮。

......河南省的粮食购销情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河南省1957年灾情较重,粮食产量比1956年减少11亿斤,但是粮食征购任务没有减少,并且已经超额完成了......

3月8日至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在四川成都召開,时任贵州省委书记、省长周林参加了会议。根据1989年秋周林在为《茅台酒厂志》所作的序言中记述[2]

记得在1958年中共中央召开成都会议期间,我陪同毛主席去杜甫草堂。主席问我:“茅台酒现在情况如何?用的是什么水?”我说:“生产还好,就是用的赤水河的水。”主席笑着说:“你搞它一万吨,要保证质量。

1958年春,全国发生大面积春荒[註 1]。中央办公厅将各地消息综合成《关于十六个省、区发生缺粮、断粮、闹粮的情况和各省、区党委提出的解决措施简报》。《简报》显示多个省份缺粮断粮严重,例如山东全省有67万人断粮,逃荒要饭的有15万人之多;安徽有130万人缺粮。少数地区上报发生饿死人现象,如甘肃徽县上报饿死近800人,广东省上报已知饿死7人[3]

《简报》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不是因为无粮可供,“首先是因为灾区的领导干部对粮食情况不摸底,对形势估计不足,特别是有些干部怕犯右倾,见喊缺粮不相信,不积极采取措施。加上有些地区供应工作本来安排不当,闹粮情况发生后,又未迅速抓紧统销工作,对真正的缺粮未及时供应,致使闹粮面积扩大。”并举例称徽县并非没有粮食可用来救急。县委因为不相信下面缺粮,把2000万斤销售粮和存粮“全部扣在县上不下发,这些粮食可供应两个半月”[3]

4月25日,中共中央转发上述《简报》至各省、部党委并作出批示,批示指出:

目前全国粮食情况,包括灾区在内,基本上是好的,粮食也是有的,但我们的工作中还有一些缺点。今年是农业生产和各项工作大跃进的一年,更须保证农民粮食的合理供应。现在距夏收还有一段时间,估计在这段时间内缺粮情况在某些地方还会有一定发展。

5月24日,毛泽东在一个批示中询问山东农民缺粮情况。分管农业工作的中央书记处书记谭震林回复中提到[3]

山东省每人(年)平均口粮360斤,少数山区是200多斤,一般说是够吃的。去冬以来劳动强度增加,有一部分人不够吃,这是全国的现象。粮食问题主要是增产赶不上口粮增加的需要,这个困难,估计三五年内即可能解决,即全国每人平均有一千斤粮食:口粮600斤,种籽200斤,余粮100斤。

5月5日召开的中共八大第二次会议,正式通过了中共中央根据毛泽东的倡议而提出的“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及其基本点。

6月8日,《人民日报》登载了“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5亩小麦平均亩产达到2105斤”的浮夸报道,成为了大跃进运动放出的第一颗亩产卫星[4] 。随后各地陆续掀起了放小麦亩产卫星的高潮,虚报数字逐渐增大。

6月16日,《中国青年报》刊登钱学森文章《粮食亩产量会有多少?》,文章称:

土地所能人们的粮食产量碰顶了吗?

科学的计算告诉人们:还远得很!今后,通过农民的创造和农业科学工作者的努力,将会大大突破今天的丰产成绩。因为,农业生产的最终极限决定于每年单位面积上的太阳光能,如果把这个光能换算农产品,要比现在的丰产量高出很多。现在我们来算一算:把每年射到一亩地上的太阳光能的30%作为植物以利用的部分,而植物利用这些太阳光能把空气里的二氧化碳和水分制造成自己的养料,供给自己发育、生长结实,再把其中的五分之一算是可吃的粮食,那么稻麦每年的亩产量就不仅仅是现在的两千多斤或三千多斤,而是两千多斤的20多倍!

这并不是空谈。举一个例:今年河南有些特别丰产试验田要在一亩地里收一百六十万斤蔬菜。虽说蔬菜不是粮食,但到底是亩产一百六十万斤!

至1958年6月30日,1957-1958年度粮食购统销计划最后完成情况是,征收超额完成任务,销售没有超过计划。

7月1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报道《我国农业生产大跃进的第一曲凯歌 夏粮增产350亿斤 小麦总产量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二》,报道开头为:

新华社30日讯 今年全国夏收粮食作物总产量初步统计比去年猛增三百五十多亿斤,达到九百五十亿斤上下。其中冬小麦增产二百二十多亿斤达到六百四十亿斤左右。我国小麦总产量已经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二位,成了仅次于苏联的产麦最多的国家。

7月23日,《人民日报》第6版发表社论《今年夏季大丰收说明了什么?》,称:

......一切认为农业产量只能按百分之几的速度而不能按百分之几十的速度增长的悲观论调已经完全破产了。

摆在人们面前的铁一般的事实向世界宣告:我国小麦产量超过美国跃居世界第二位了。我国小麦增产速度是古今中外历史上所没有的,更是资本主义国家所望尘莫及的。

......我们知道,人是生产力中最有决定性的因素。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最宝贵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奇迹也可以创造出来。

......美帝国主义者说我们人口多是“不堪重负的压力”,我们要用更多的事实告诉他们,人口多,生产粮食更多。只要我们需要,要生产多少就可以生产多少粮食出来。

7月27日,云南省委向中央上报《关于曲靖等部分地区发生肿病的报告》,指出全省有8个地区(州)、50个县肿病者共计14万多人,已死亡2.6万余人。经解剖尸体化验,结论是营养不良性水肿[5]

8月11日,《人民日报》头版刊登新华社消息《毛主席视察徐水安国定县 要大家考虑粮食大增产后的新问题》,详细报道了8月4日,毛泽东视察河北省徐水县的经过。以下内容摘自报道原文:

中共徐水县委第一书记张国忠向毛主席汇报说,徐水县秋季要收十一亿斤粮食。毛主席听了很高兴,问张国忠说:“你们全县三十一万多人口,怎么吃得完那么多粮食?粮食多了怎么办?”张国忠表示还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他说,“我们只是光在考虑怎么多打粮食哩!”毛主席指示说,还应该考虑到生产了这么多粮食怎么办的问题。毛主席又指示徐水县委要早抓明年的粮食规划,要多种小麦、多种油料作物,种菜也要多品种,这样来满足人民的需要。

8月13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新华社报道《麻城建国一社出现天下第一田,早稻亩产三万六千九百多斤》。

8月27日,《人民日报》第3版以《人有多大胆 地有多大产》为题,刊发一封中共中央办公厅派赴山东寿张县了解情况的同志写回来的信。

8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北戴河会议上,作出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要求全国各地尽快地将小社并大社,转为人民公社[6][7][8]。9月初,《人民日报》公布了这一决议,全国迅速形成了人民公社化运动的热潮,仅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基本上实现了人民公社化[9]。2019年中共党史出版社、党建读物出版社出版的由中国中共党史学会组织编纂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系列辞典》(百度百科权威锁定版本来源)评价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

人民公社的基本特点被概括为“一大二公”。所谓“大”,就是规模比农业生产合作社大,基本上是一乡一社,甚至数乡一社。所谓“公”,就是生产资料公有化程度高。在人民公社内部,从生产资料所有、分配制度、交换关系乃至社员的生活资料都强调一个“公”字。大办人民公社的过程,实际上成为大刮“共产风”的过程。这些所谓不断增加“公有”成分的错误做法,完全违反等价交换、按劳分配原则。其结果不仅损害了群众的利益,挫伤了社员的积极性,而且使农村生产力受到灾难性的破坏。

9月下旬,毛泽东在视察安徽省舒城县舒茶人民公社时,了解到这个公社办起了公共食堂,已实行了“吃饭不要钱”,说道:

吃饭不要钱,既然一个社能办到,其他有条件的社也能办到。既然吃饭可以不要钱,将来穿衣服也就可以不要钱。[10]

人民公社建立初期,就大办公共食堂,全国推行“吃饭不要钱”,宣传“敞开肚皮吃饭”[11][12]。这一时期几乎全国各地都出现生产队、社员的家具经常被无偿调用,社员的家禽家畜无偿归食堂饲养食 用,社员的自留地被收回作食堂的基地,屋前屋后零星果木也被 收回[12]。甚至直接到农民家里搜查、抢夺粮食。10月25日,人民日报刊发了一篇社论《办好公共食堂》。到1958年底,全国共办农村公共食堂340多万个,在食堂吃饭的人口占全国农村总人口的90%[13]

11月18日,中共云南省委向毛泽东并中央作出检查报告,在今年春夏之间,云南曾发生严重死亡的情况。肿病至6月下旬和7月上旬发病率猛增,遍及全省70多个县市,并兼有痢疾等流行。至10月10日止,全省累计发病38.8万多人,死亡39721人,其中因肿病而死的占半数。经解剖尸体及临床治疗断定,这种病属于混合性营养不良型水肿,病因主要是过度疲劳和营养不良[3]

1959年[编辑]

1959年1月10日,新华社《內部參考》第2681期报道[14]

河南1958年9-12月,許昌等4個專區統計,腫病15.2萬人,死亡7,465人,病死率1.65%。四川資陽縣1958年10月,腫病2,078人,死亡405人,江北縣有 198個病人,死亡24人,8月,眉山等10縣市腫病患者3,105人,死亡21人。雲南省1958年2-10月,腫病53.4萬,死亡4.5萬,甘肅1957年12月即在天水專區發現浮腫病人,徽縣1,113人因浮腫死亡,327人因乾瘦死亡,山東1958年 4月5個縣報告,11,155人腫病,死亡2人。湖南1958年1月到5月間,腫病患者達10萬餘。

4月6日,国务院秘书厅关于山东、江苏、河南、河北、安徽五省缺粮情况及处理办法给习仲勋(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秘书长)并总理(当时为周恩来)、副总理的报告。

4月9日,中央救灾办上报关于十五省春荒的统计表。15省至少2517万人缺粮、断粮,灾情严重。

4月17日,毛泽东看到以上两个报告,当即作出批语[15]

总理:

此件我已全部看了。建议:(一)将此件[註 2]立刻印三十份,以十五份,在三日内,在〈用〉飞机送到十五省委第一书记手收,请他们迅即处理,以救2517万人的暂时(两个月)紧急危机。我相信,有些地方已经或正在处理,例如山东济宁、聊城两专区;有些可能当地领导人还不知道情况,因而还未处理。(二)由你找人大代表中十五省在京开会代表谈一次(着重五省),每人分发文件一份,如同意,请即办。文件可安一个总题目:《十五省二千五百一十七万人无饭吃大问题》。

毛泽东


一九五九年四月十七日下午十一时

4月29日,毛泽东就几个农业问题写信给全国地方干部。节约粮食问题,“要十分抓紧,按人定量,忙时多吃,闲时少吃,忙时吃干,闲时半干半稀,杂以番薯、青菜、萝卜、瓜豆、芋头之类。”[16](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收录的信件全文:党内通讯(一九五九年四月二十九日)

1960年[编辑]

1960年11月3日,中共中央发出《中共中央关于农村人民公社当前政策问题的紧急指示信》。指示“允许社员经营少量的自留地和小规模的家庭副业”,“坚持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有领导有计划地恢复农村集市”等等。

《指示信》强调“安排好粮食,办好公共食堂”,“公共食堂必须办好”,“公共食堂的制度必须坚持”。[註 3]

进口粮食[编辑]

受“左”的思想影响,吃进口粮在当时是个禁区,中共政府一直强调自力更生[17][18]

1960年底,陈云经过考察,向国家粮食部负责人谈了进口粮食的意见。粮食部党组经过讨论赞同陈云的意见。决定向中央提出进口粮食的建议,并将报告送交分管粮食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1960年11月29日,李先念给毛泽东、周恩来等写信,建议“考虑进口12亿斤粮食或者更多一些的粮食是必要的”。周恩来于12月5日批示:“已告先念同志照办。”毛泽东于12月12日晨批示:“退先念同志。完全同意。能进口二十亿斤, 更好。”。1960年12月30日,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公开表示赞成陈云进口粮食的意见[17]

1961年2月,第一船进口粮食从澳大利亚运到天津新港[18]。一开始只从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订购粮食,而不从美国进口[17][18]

美国是世界粮食市场的最大供应商。1961年8月,陈云向毛泽东提议从法国转口美国粮食,毛泽东表示可以。“不久后,美国粮食就通过法国,而源源不断地运进了中国”[17]

1961年8月22日,周恩来会见苏联外贸部副部长米库金时询问苏联能不能卖给中国200万吨粮食,苏方于1961年10月由弗罗尔·科兹洛夫在平壤通知邓小平,由于苏联的粮食也很困难,无力向中国出口粮食[18]

拒绝国外援助[编辑]

以下是1960年5月27日,以私人身份第一次访问中国的蒙哥马利,同毛泽东的对话:[19][20]

  • 蒙哥马利(简称蒙):我来到中国发现西方对中国的看法完全错误,他们以为中国人是受压抑的,很不愉快,饿着肚皮。事实上,大家都很愉快,满面笑容,看起来都吃得很饱。今天我访问了一个人民公社。社长才三十岁,他是一个很聪明、很能干的人。他的公社办得很好。
  • 主席:西方对我们的看法可以说是基本上错误的。我们的粮食还不够。按照平均人口计算,每人每年平均只有四百公斤粮食。
  • 蒙:可是没有人饿着肚皮。
  • 主席:这四百公斤包括口粮、种子、饲料和储备粮。当然比过去有很大的好转。比十年前好,比蒋介石统治时期好,就是比前几年也好。所以西方的观点基本上是错误的。
  • 蒙:可是大家还是有足够吃的。
  • 主席:相对来说是够的。
  • 蒙:孩子们看起来吃得很饱。
  • 主席:这是对的。
  • 蒙:所有的人看起来都很健康。
  • 主席:他们是很高兴的。人们都组织起来了,为建设自己的国家和改善生活而努力。

根据伊万·阿尔希波夫(原苏联援华专家组总负责人,原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俄罗斯中国友好协会原名誉主席)回忆称,1960年其访华时,曾在与周恩来交谈时表示,如果中国向苏联提出相应的请求,苏联是不会对中国的严重情况无动于衷的。周恩来表示表示感谢,说领导上将集体讨论上述主意。不久,答复说:领导上已经讨论过了,决定对苏联同志表示感谢,但对援助表示拒绝,说自行去解决[21]

1961年1月,国民政府动用空军往中国大陆大范围空投了6000个装有食物的包裹,最远空投到了北京[22][23]

1961年,美国肯尼迪政府曾设想以民间方式捐赠粮食,被中国拒绝。对其它来自西方国家的粮食援助,中国也持类似的立场[18]

中国在1961年唯一接收的国际无偿粮食援助来自蒙古。蒙古主动提出要无偿援助小麦1万吨,面粉6千吨、牛羊肉1千吨。这也是三年经济困难时期,中国唯一正式接受的外国无偿援助[18]

参考资料[编辑]

  1. 春荒:春天青黄不接时出现的饥荒。
  2. 实为两件,一件是十五省的表,一件是五省缺粮情况及处理办法
  3. 因此对于“1959年5月18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在人民公社停止兴办公共食堂的决定》,人民公社兴办公共食堂的做法退出历史舞台”的说法,还需进一步考证或理清。
  1. 《毛泽东文选》第七卷. 人民出版社. 1999年7月1日. 
  2. 李扬. 饥荒年代的“茅台跃进”. 中国新闻周刊. 2008年, (32期(总第386期)). 
  3. 3.0 3.1 3.2 3.3 杨奎松:毛泽东是如何发现大饥荒的 ?. 爱思想.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1-20). 
  4. 刘卫. 当年“卫星吹上天”. 2022-06-22 [2024-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0-24). 
  5. 当代云南编辑部 (编). 当代云南大事纪要. 北京: 当代中国出版社. 1996: 192. 
  6. 50年前今天:全国人民公社化运动开始. 凤凰网. 2008-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03) (中文).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7. 共和国的足迹——1958年:“急急忙忙往前闯”.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新华社. 2009-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01).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8. 1958年8月29日 中共中央决定在全国农村建立人民公8社. 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 2003-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4-21).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9. 人民公社化运动. 中国改革信息库. 潮州师范学院网. 2009-11-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1-17).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10. 房维中. 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大事记.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84年: 225. 
  11. 从“吃饭不要钱”到“碗里照得见人”. 湖北省人民政府.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10-24). 
  12. 12.0 12.1 中共温州市委党史调研室 (编). 中共温州简史. 浙江人民出版社. : 98-99. 
  13. 舌尖上的变革 机关食堂改革发展. 杭州市机关事务管理局.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6-18). 
  14. 李若建《大饑荒形成過程中的體制失敗》
  15. 关于解决春荒缺粮问题的批语. 新华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6-03). 
  16. 石少龙. 敬畏粮食 惜粮情深.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 
  17. 17.0 17.1 17.2 17.3 陈云与困难时期的粮食进口.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6-28). 
  18.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三年困难时期中国粮食进口实情. 《百年潮》. 2010, (第4期).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4-06-28). 
  19.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 《毛泽东会见蒙哥马利谈话记录》. 《党的文献》. 2003年, (第1期): 第39–46页. 
  20. 同蒙哥马利的谈话. 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21. 阎明复:《百年潮》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如何评价三年困难时期的中共. [2015-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03). 
  22. Formosa Food Air Drop On Chinese Mainland (1961), [2023-07-14] (英语) 
  23. Taiwan Drops Food on China. The New York Times CX (37776). June 28, 1961: 41 [2023-07-14] –通过TimesMachine (英语). 

本页面部分内容来自维基百科